2007年12月25日星期二

以暴制暴是王道

听说了南开学生聚众砸车的事,我很是兴奋。我向来认为大学生从来都是最“不理智”、最“有血性”的一群人,否则就不会有“五四”爱国运动,不会有人去砸美国大使馆,当然也不会有“六四”。大学生的这种“不理智”和“有血性”是可爱的,可惜的是,某些人为大学生的这种“不理智”和“有血性”担忧不已,一个劲的要为大学生“去势”。当年抵制日货游行的时候,院里十万火急的在快半夜的时候召集各班班长,就为了要稳住学生不许参与“闹事”。南开学生在别克门中的表现证明了我的观点,大学生是最“不理智”、最“有血性”、最可爱的一群人。

我是崇尚以暴制暴的,因为很明显,在今天的中国,以法制暴是不现实的,因为那些开着别克车自称掏出身份证能吓死人随便就可以叫来一群暴徒围攻学生的人,是不怕法的。法是只有好人才怕的东西。找记者、撒帖子也是不行的,因为社会必须要“和谐”,那么就不能有不和谐的声音。一塔湖图不是倒了吗?三角地不是拆了吗?就连未名都只能校内登录了。“人人能说话”,但不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古训云“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但是某些人相信伟大的Great Wall Firewall显然是要比防洪大堤结实多了。

那么就只能以暴制暴了。我们不是暴徒,不是别人把我们的车剐了我们就一定要把人打成重伤,但是有别人向我们挥拳头或者挥砖头挥锹头的时候,我们不能只是缩头,那样只能助长坏人的嚣张气焰。和平总是要通过战争的手段才能获得——我就不信当初日本鬼子在中国的土地上烧杀抢掠的时候,如果共产党只是给他们讲讲“和谐”,讲讲”和平“,讲讲手中无剑心中有剑,日本鬼子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面对暴徒,就比他们还暴。在这场别克门的战斗中,南开学生不就胜利了吗?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大学生是团结的,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能够打败一切纸老虎。校长的态度也令学生满意——不追究学生责任,依法严惩肇事者。其实是否能够依法严惩肇事者不是校长能说了算的,我也很怀疑最后肇事者是否真的能够被绳之以法,但这些显然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学生们胜利了。

机动车在校内横冲直撞的问题总是得不到解决,但我相信在南开校园内不会再有机动车敢横冲直撞了。或者各所高校就应该轮流租来那辆被砸得面目全非的别克车摆在学校门口,让那些开车进入校园的机动车司机们三思而后行——宁等三分不抢一秒,否则后果自负。

以暴制暴是王道。但这也是这个”和谐社会“最大的悲哀。

2007年12月6日星期四

啦啦啦,我是无奈的小助教(续)

其实给美国本科生当助教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一个班50几份的作业大概也就有那么10个版本左右,只要掌握了每个版本的给分情况,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

想 当年我本科的时候抄作业,追求的就是“神似形不似”的境界。美国学生就直白多了。同一个版本内部的作业差异及其细微,大概也就是名字、笔迹、版式和个别表 达方式的不同。碰到极品的,两份作业一个字都不差,甚至连版式也一模一样——你在这换行了,我也在这换行;你这个地方标个小箭头,我也标个小箭头;你说 “此页未完,请见下页”,我也照写不误。这就好比用word编辑文档,不仅要ctrl+c、ctrl+v一下,还要拿格式刷把所有文字都刷一遍。最令我不 能容忍的是,两份只有名字和笔记不同的作业竟然放在一起交上来,这简直就是对助教的智商的极大侮辱。。。

2007年12月1日星期六

昨晚温习了英文脏话

昨天睡到半夜的时候被吵醒了,公寓的走廊里面两个美国女生在吵架,期间“bi**h”、“f**k”、“d**n”不绝于耳。后来好不容易她们消停了,我 也睡着了。结果凌晨的时候再次被吵醒,一个男生对着一个女生不停的喊:“Get out of my house!”当然其中仍然夹杂着f word。一直持续了将近十分钟,后来似乎是两个人把公寓门关上了,声音才小了下来。

虽然被吵醒两次,但是温习了英文脏话,并且学习了其在实战中的应用,也算有所收获吧。

2007年9月29日星期六

猪肉涨价了,人肉不值钱

昨天在校内上看到了一个北大女生的页面,火辣程度令人咂舌。在她三点不露的照片下面,有很多好心人问她真的是北大的吗,为什么拍这种照片呀,感谢这些同学 对北大的关心和爱护。但是,学术水平和道德高度没有什么必然联系。更何况拍几张三点不露的照片也全然提不到道德的高度上。

这年头,猪肉涨 价了,人肉倒不值钱啦。几年以前穿个深V的低胸装,就够让无数猥琐男流着口水歪歪了;现在泳装都得是比基尼款的,面料太多了还有浪费之嫌。这就是一个靠裸 露搏出位的年代啊!所以不要谴责《男人装》的美编,“美女”们巴不得有个地方晒晒肉呢,还能博博人气——这便宜可不是谁都能捡着的。

所以让我们安心欣赏北大女生的裸露秀吧。其实如果她能不露脸的话就更好啦。

2007年9月20日星期四

啦啦啦,我是无奈的小助教

***********************************************
Prof. N给本科生们准备了10分钟的考试,事先让我做一下,看看难度。
我半神游态做完了。三分半。
Prof. N问怎样。我说还好。不过如果学生第一问就不会那么五个问题就都错了。注,第一问是默写公式。后几问是利用公式计算。。。
Prof. N说对喔。那么如果后面几问的答案对于学生所答的第一问是正确的就还是给分吧。。。
***********************************************
今天考完试,Prof. N把卷子递给我说:“HAVE FUN~”。。。
***********************************************
那种joke版常见的卷子我就不详述了。我的忍耐力终于在批到一份卷子时受到了挑战:
题目要求计算近地面大气压变化率。
该学生的计算结果为:7,200,000hP/m——一个天大的数。
不过该学生把答案圈了起来,旁边写了一行注释:Obviously way too high sorry don't know what I did
。。。
我最终决心要鼓励他懂得利用常识检验计算结果,给他0.5分。
************************************************

2007年8月7日星期二

搬家了

今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新浪上的博客搬到了blogger上。有两个原因——首先,我是一个google的粉丝,至今为止用了google的十几项服务了;其次,由于某种超越技术的特殊原因,在我们伟大、和谐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是很难浏览到blogger的(代理除外),有利于保密工作。

每次申请一个博客,总会信誓旦旦的每日更新。但是看一下我上一篇博文,都快半年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刚刚收到NCSU的套磁。如今,再有6天,我即将飞往State College,去Penn State读书了。所以,我不会下什么经常更新的决心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在家里就很懒,何况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本以为上一周把事情准备得差不多了,结果笔记本突然坏了,笔记本电池无论如何充不上电。拿到客服,人家说是主板坏了,客服不能修,要是换一块新的得3k多。于是我义无反顾地把它拿到一个电脑医院去修,看看还有没有一丝希望。现在我的笔记本应该正躺在电脑医院中被脱成裸体并大卸八块,被各种电笔戳来戳去。

体检的事情也很麻烦。在北大打的疫苗转到了国际免疫手册上,但是我在其他地方做得PPD皮试结果却被拒绝写在健康手册中。想办法ing。

前两天google推出了新服务,google pages,给用户提供空间和编辑器,推出用户自己的个人网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一直上不去了。国内的网络屏蔽真是令人无语。

另外值得纪念的事情还有,曼联拿了社区盾杯,C罗状态不错,范德萨更猛,连扑对方三个点球。。。小董也进球了,而且还相当精彩。新赛季值得期待。

2007年6月13日星期三

发文记录一下无比繁忙的日子

前天晚上笔记本突然无法启动,一直折腾到11点,睡觉。

昨天:

06:15 起床,洗漱
07:00 早饭
07:20 出发去签证
08:50 到达签证处。除了在等着进入签证大厅之前坐了10分钟,之后一直站着。。。
11:15 签证面谈结束,顺利pass
11:30 办完邮递手续,返回学校
12:40 到达学校。回到寝室,重装系统
14:30 系统没装完,去上最后一节体育课
16:00 体育课下课,去图书馆还书,然后去物理楼
16:30 毕业班班长会议
17:10 会议结束,长途跋涉回学校吃晚饭
17:50 吃完晚饭,回寝室,洗澡,继续装系统
18:45 系统还没装完,再去物理楼,最后一次党支部活动
22:10 支部活动结束,回寝室,继续装系统
24:10 系统基本装完,但是没时间看毕业论文了

今天:

06:40 起床,洗漱
07:15 在楼道里看见了小黑猫,站在窗户旁边。怕他跳楼,把他抱下来,带出楼
07:25 早饭
07:45 去物理楼参加答辩
11:45 答辩结束

2007年5月26日星期六

今天真tmd热

今天真热,据说最高气温达到了35.6度,差点晒化了。越来越觉得没去Texas是个明智的选择。这样炎热的天气还去了offer寺还原,可见心诚。所以麻烦佛祖保佑我的签证顺利通过。

今天还买了TANG。小时候最爱干吃果珍。原先我家买的大罐的果珍基本上都被我边看小说边干吃了。现在长大了,要克制。

昨天下午终于下定了决心,把头发烫了,告别了我已经厌烦了的直发。就在我把头发弄弯的同时,某小朋友做了拉直,这个折腾。。。效果还不错,就是有点象韩国人。。。

2007年5月24日星期四

一击入洞

刚才去洗澡了。低头的时候看到下水道没有盖上,圆圆的口,看起来不大。我就想,不知道澡卡会不会掉进去。

最后拿出澡卡,把水打开。放回去的时候,没放稳,澡卡一个大头朝下就栽了下去,在地上弹了一下之后,直接飞入了下水道,上不来了。

这回我知道了,澡卡是会掉进下水道的。

没有了澡卡,水关不上了,我就在下面冲了5毛钱的。

2007年4月30日星期一

网络真是好

今天看到了两条消息,让我对网络的功能有了新的认识。

最近,江西宜春市高三年级进行了一次统考,文科类数学试卷第19题居然把赌博知识“同花顺”搬到试卷上,引起家长、学生热议。昨日,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试题:同花顺为题推算概率

记者在试卷上看到了这道原题:在一副扑克牌(52张)中,有黑桃、红心、梅花、方块,这4种花色的牌各13张(每一花色的牌面数字依次为2、3、……10、 J、Q、K、A),从中任取4张,求:1)所取4张牌是同花顺(即花色相同且牌面数字相连,如2与3,10与J,J与Q,K与A等都是相连的情况,A与2 视为不相连)的概率;2)所取4张牌花色互不相同且牌面数字互不相邻的概率。

质疑:考知识还是考赌博?

此事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名为“松间明月”的网友发表评论说:“看来出这个题目的老师是很精于此道的。”另一名为“水漂”的网友说:“出这样的试题,显然是欠考虑的。教育的作用,不仅表现在日常教育工作中,有时也表现在一张试卷中。”但是另一名网友“淡淡的云”则表示,没必要将这个问题上纲上线,玩扑克牌和赌博不能等同。

为此,记者在宜春某中学采访了一名李姓数学教师。这名教师说,这究竟是考学生知识,还是考学生赌博?很显然,市教委出这样的考题是欠考虑的,在学生当中也会产生不好的影响。

教委:同花顺只是扑克牌游戏

记者走访了宜春市教委教研室。该教研室一名何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这个命题产生的影响,市教委也进行了调查。其实,同花顺在他们命题组看来,只是一种扑克牌游戏,而不是赌博。许多港台电影里面经常有用到同花顺来表达赌博的概念,大概是先入为主的观念误导了许多人。

命题组的审题老师对记者说,其实这是一道概率题,概率题的起源也是计算在博弈时胜负的概率。许多参考书中的例题也存在这类胜负游戏的事例。


网络真是好,无论谁都可以发表言论,无论这言论有多么的傻X——居然看到了考题里面有“同花顺”,就上纲上线的说这是考学生赌博,还推论出题的老师精于此道,真可笑呀真可笑,没逻辑呀没逻辑。

首先,同花顺并非赌博专用词。它只描述了几张扑克牌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在赌博中论输赢时所专用的。扑克牌也只是一种老少咸宜,居家旅行常玩的游戏而已。说到同花顺就想到了赌博的人,恐怕不太正常。退一步讲,就算同花顺是赌博专用的词,老师说这个词用这个词,也不见得是精于此道吧。这个道理很好理解,就像知道警察在黑话里叫雷子的人不见得就是江洋大盗;知道妓女叫做鸡的也不一定就真的嫖过;知道海洛因和冰毒的大多数都没吸过。

所以,什么“松间明月”、“水漂”等实在是傻X——要么是没什么智商(这是好的);要么是唯恐天下不乱,所有的东西在他眼里都有问题,都要批一批(这就不太好了)——反正一样都是傻X。其实傻X年年有,今年也并非特别多,但是网络的发达让形形色色的人一下子跳了出来,给人一种今年特别多的错觉。这样也好,让人认识到世界上还有如此之多的傻X,颇能给自己增添自信,也算是网络的功能之一吧。

还有一条新闻。前几天出了一件用汽油焚烧小狗的事情。后来好多人在网上公布了肇事者的联系方式、家庭住址、工作单位,于是很多人去寻仇,还在他家门上喷了一个”死“字。有人说这些人是暴民,其行为和焚狗一样恶劣。我却觉得通过网络惩罚肇事者的方式不错。

中国从来都已地大物博为傲。但地大物博也有很多坏处,比如很难建立完善的信用机制。博弈论里面说,要想让一个理性的人去做一件事,就得增加激励;要不想让一 个理性的人去做一件事,就得加大惩罚。人们总说,农村的民风淳朴。那就是因为一个村子里的人都认识,哪家做了什么事,全村都知道,于是就没有人敢做坑蒙拐 骗,偷鸡摸狗的事情了。城市里就麻烦了,几百万人,就算做坏事被张三李四知道了,总还有王五不知道。穿戴得像个人样,坏人两个字又没刻在脸上,就可以继续去骗人了,对不诚实守信的惩罚几乎为零。这个时候,网络的优势就显示出来了。谁做了坏事,不能让像死亡笔记里似的成天在电视新闻里播放犯罪记录,但却可以在网络上公布。通过网络舆论对坏人进行惩罚,更方便快捷,传播也更广,好得不能再好了。

2007年4月27日星期五

回家了

不知不觉地在家呆了两天了。

周二下午上完了体育课,急匆匆地赶回寝室换衣服、拿行李,然后出来吃饭,就走掉了。火车上很挤,几乎赶上春运的时候了,不知道为什么东北的吸引力这么大。对面坐了一个70岁的半仙,一路上喋喋不休的讲她怎么治病救人,普度众生。旁边位子上是一个北师的小帅哥,话说还是非常帅的。凌晨2:45,曼联对米兰的比赛开始,ifbird同学开始给我现场比分播报。罗纳尔多首开纪录,卡卡梅开二度,鲁尼连进两球,最终曼联3:2主场获胜。这比赛错过得还真是可惜,能看到当今世界最好的三名球员同场竞技,并且同时进球,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见。

在家里就很闲了,补觉,看书。看完了《飞狐外传》,为了三个人的恋情伤心不已。然后开始编程序,作论文。

昨天晚上奥运火炬设计揭幕。我巴巴地等到了揭幕那一刻。幕布一揭开,我以为电视台跑台了,忽然改播《西游记》。这明明就是孙悟空在龙宫里看金箍棒那一段儿。 远远看起来,上下一边粗细,上面黄下面红,中间还有一道装饰。不知道这火炬能不能变大变小,能不能塞到耳朵眼儿里。不过要是手里举着金箍棒跑步,估计那是相当威武的。

2007年4月19日星期四

又一起人间悲剧(转载)

4 月18日上午,辽宁铁岭市清河特殊钢有限公司发生钢水包整体脱落事故,造成32人死亡,其中农民工3人;6人受伤,其中2人伤势较重。事发后,辽宁省主要 领导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先后赶赴现场,依法积极妥善处置该起重特大安全生产事故。目前,事故现场已处理完毕,有关责任人已被控制。

目击者:屋子里只剩70平米大铁饼

事故发生在4月18日上午7时45分,该公司生产车间的钢水包在平移到铸锭台车上方时,突然整体脱落,钢水包倒向5米外正在进行班组开会的交接班室,造成32人死亡,6人受伤。

事故发生后,中共辽宁铁岭市委、市政府立即启动应急程序,迅速开展搜救工作,及时把受伤人员送往 医院,进行全力救治。

辽宁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由于事故现场钢水温度很高,救援人员目前还无法进行搜救。2名轻伤人员均为自行逃离现场。

据目击网友称,“去现场了。一屋子人什么都没了。融合到冷却了的钢里了。一块70平米左右的大铁饼子。”

据铁岭市公安局负责人透露,铁岭市清河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高峰、发生事故车间的车间主任、操作工和技术员等4名相关责任人目前已被警方控制。

2007年4月18日星期三

跟毕业论文死磕

花了好多天工夫看完了王小波的《黄金时代》和《白银时代》,还看完了金庸的《侠客行》。最近阅读的速度慢下来了,主要是得和毕业论文死磕了。导师说得对,一个技术上的问题可能就会耽误许多时间——Matlab虽然简单,但是速度实在太慢了,估计还没我跑得快呢。而且我花了一天时间编的程序,发现跑出来的结果毫无用处。只好去cluster上改C的程序,发现头文件的路径不对,崩溃中。我在想,如果毕业论文做不出来会是什么样子。原先我只担心因为游不过200m而毕不了业,现在倒不担心了——改担心毕业论文了。

幸亏这两天还有好消息。毕业去向终于定下来了,优秀毕业生的申请也有了结果,事情正在向预想的方向发展(除了做不出毕业论文)。只是TAMU的两位教授在被我decline之后再没回复我,让我觉得很难过。唉,要是这两位教授在Penn State该多好。

春天来了就是好,比如我们宿舍终于可以实现八个人一起吃顿饭的夙愿了。

2007年4月10日星期二

汇报一下这两天的情况

这两天又挺忙的,所以都没有更新校内日志。收到了大概是四·一五之前的最后一个offer,开始郑重地在两个学校中选择一个把自己卖了。这个选择是很困难的。一是由于两所学校的大气都很强,学校也都还不错,给的钱也一样。二是由于我有选择障碍。每天最痛苦的就是吃饭的时候,从来不知道该吃什么;就算坐到饭店里,点菜能花上十几分钟。所以每顿饭前都要问Ely今天吃什么;每次和别人一起在外面吃饭都尽量不点菜,怕对不起旁边的pp服务员小mm,让人家等上太长的时间,在心里把我叔叔大爷骂个遍——虽然我没有大爷,但是还有叔叔。吃饭尚且如此,选择学校就更痛苦了。

昨天下午去给《离骚三》剧组帮忙。我的工作大概是整个剧组里面最重要的。我的出镜率也是最高的,每一个镜头里必然会有我。因为我是负责打板的——就是每个镜头之前写着场号、分镜号、拍摄次数的那个板。每个镜头之前必然要先拍我。可惜这只是在拍摄时,等到上映的时候恐怕就一个镜头都没有了——除非剪辑出错(当然我出演的镜头除外)。后来大概是他们嫉妒我的出镜率太高,就给我换了一个举麦克的工作。这个工作也很重要,要是没有了我,这电影就成了默片了。何况举着麦克的造型还挺帅的。总之,我的工作是十分十分重要的,嗯。

今天排球课,又被推举为队长了。还好这个不用像足球课的体委一样每天负责管理足球。

2007年4月6日星期五

今天是个好日子

早上一起来,收到了一个offer,钱还不少,换成人民币的钢蹦的话能把我埋起来也差不多。高兴。

中午某姐姐报告火锅。虽然昨天刚刚吃过,还是大义凛然的去吃了。果真好吃,环境也好,不虚此行。后来继续蹭车,去西单。Ely最近被刺激到了,要去华威淘衣服。西单是个养眼的地方,加上今天天气很暖和,那叫一个饱眼福呀!看到了形形色色的mv和gay(一对儿)。Ely看了某些小短裙,被我否决掉了,后来买了一个戴帽子的T恤,还由于某姐姐砍价时犯2多花了一个八喜的钱。我也买了一个T恤,上面是一个硕大无比的阿童木。还试戴了个帽子,发现戴上去还挺帅的。如果再戴上黑超、围上口罩,就俨然是帅哥了。

晚上回来看完了最新的Death Note,L给Light擦脚(真汗,今天第二次看到gay了)。查信箱,发现有一个学校联系我,准备给我offer。今天真是好日子。

2007年4月4日星期三

导师明天回来

我连一篇paper还没看完,崩溃中。明天还是不去见他了。

这两天看完了《侠客行》,《玉观音》。恩,或许这就是没看完paper的原因。

发现xiaonei上说话也不方便。比如,本来是要骂A的,但是因为知道A会看到,就不敢说了。甚至,因为B和A关系很好,所以连B都不敢骂了。倒不是我刻薄到必须要骂某人的地步,但是有些事情总是不吐不快的。

以上文字使用谷歌拼音输入法输入。

2007年4月2日星期一

身心俱疲

这几天真是身心俱疲。院版上发生的那些事情让我觉得自己很无聊。本来是出来发表建议的,没想到某SB学生会主席跳出来要给我跪下。彻底怒了,于是写了一篇贴 子,居然就上了十大。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我更累了。就因为一个TMD,有人出来指责我,好像谁说了粗口,就罪该万死似的。大不敬地说,当年那些革命烈士面对敌人的时候肯定没少骂粗口,怎么没人批评他们语言不美呢?虽然这样的指责马上被一堆人给我的支持淹没了,但总让我觉得不太舒服。感谢那些cmft我, 支持我的人,谢谢你们的理解。

北大杯也输了。0:2负于了地空。全场比赛优势明显,几个单刀,还有命中横梁的,就是得不了分,却让对手趁着后方的混乱进了两个球。打后卫很累,前后折返,疲于奔命。下一场比赛又是生死之战了。

唯 一让我在这几天感觉兴奋的就是曼联了。半场0:1落后,然后连扳四球,英超冠军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当年的7号小贝在98年世界杯上吃到红牌,成了十个英雄身边的那个国家公敌,但随后就拿到了三冠王。现在的7号Ronaldo世界杯上挤眉弄眼让Rooney吃到了红牌,也成了国家公敌,回到曼联后便势不 可挡,绝对是现在世界最佳球员。如今曼联在三条战线上高奏凯歌,或许,这就是宿命吧?

2007年3月29日星期四

透明网络标志

我相信今天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然为什么今天我xiaonei的浏览量居然几乎达到了100……尤其是在我已经连续几天没有更新日志的情况下。

其实这几天事情还不少,没什么时间写日志。前天看中国队比赛看到熄灯,原本打算写的球评也只好难产了。昨天下午安排院队训练,晚上领队会议,又开到很晚。直到今天,翘了张mv的课,在寝室里呆了一天,才有时间写点东西。

北大杯是真的要开始了的。虽然是在小场,6人制,但毕竟是没有取消;尽管某些组织险些把北大杯弄成了所谓的北大杯业余组比赛,但是,有比赛总是好的。在北大三年半了,我打了院队基本上所有的比赛,有两场至关重要的比赛让我至今不能释怀:第一次我闯入了新生杯的决赛,却因为一张愚蠢的黄牌被停赛;第二次因为高烧,北大杯小组赛的生死大战只头重脚轻得打了20分钟。最后一年了,拼了。物理必胜!

Ely的手机傻了,网络标志坏了。于是我就做了一个透明网络标志。没想到居然无法发送,气死我了。在这里秀一下哈。透明网络标志:

我的新玩具

小的时候最想要的玩具就是变形金刚,擎天柱。孩之宝公司出的,和动画片里的一模一样,每个关节都能活动,还有一个大大的集装箱,里面是小滚珠,还有各种武器。可惜这个玩具实在是太贵了,一百多。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这不是个小数目,何况我家也不富裕。所以虽然每天看变形金刚的时候都会看到这个缺德广告,但是这个愿望我就一直埋在心里。

没想到长大了以后,变形金刚早就不演了,我这个愿望却开始生根发芽了。好多次在街上看到手办店,一旦有卖prime的,我必然走不动道。我记得最漂亮的一款应该是我在西单77街看到的,一千多。于是发现从前买不起的东西现在还是买不起,就算换算成美元我也会心疼。

前两天去家乐福,忽然发现孩之宝的变形金刚。而且还有微缩款的。虽然价格还是不便宜——没有我手掌一半大的变形金刚要卖到39块钱,而且也不是我梦寐以求的那款,但是我还是毫不犹豫地买下来了,算是补偿一下自己吧。我的梦想是一定要实现的,嗯。等我有了钱,有钱到可以豆浆买两杯——喝一杯倒一杯的时候,我一定会把我梦想中的哪一个买下来。

最后秀一下我的新玩具吧,今天拍的。

2007年3月26日星期一

今天是阅读日

今天看掉了20多万字的小说,有点崩溃。四分之一本的《琥珀望远镜》和一整本的《我爱阳光》。

《黑质三部曲》终于看完了。记得刚开始看第一本《黄金罗盘》的时候,怎么也读不进去。看了大约一半,才慢慢进入了情节。第二本《魔法神刀》很短,一口气读完了。第三本又读得很慢,费力地跟着主人公一个世界一个世界的跑着。今天之前,我都没有对这部书产生什么好感。读完了,却忽然发现其实书里写了好多好多的东西,只是我一直没有感悟而已。

《我爱阳光》是一个下午加晚上读完的。许佳把主人公写得好琐碎,真的是一个女里女气的小男生。读着读着,就回到了高中的时候。为了一点打击便愤懑不已,好像全世界都变得不正常了。高三是的那些辛苦,那些苦中作乐。还有许多许多。记得 Aileen曾经给我写过的一封电子邮件,主题是“Waiting for the angel-like girl?”我倒是更喜欢sunshine-like girl吧,一转身,便留下一道金色的螺旋线。虽然这本书的情节我读到一半的时候就猜到了,但还是被打动了。或许真的是不上课导致我的智商下降了。

2007年3月25日星期日

朴树

今天下载了朴树在名声大震中的所有表演视频。

其实是由于Ely的喜好,我才开始认真地听朴树的歌。已经过了叛逆的年龄的我却喜欢上了我去2000年。但是和很多他的fans不同的是,我一样喜欢生如夏 花。有人说朴树的生如夏花是他的妥协,但我却觉得这是他的成长。人不能总是叛逆。在生如夏花里,多了成熟,多了阳光,但也同样不缺少高傲。朴树说,生命本来就是一束耀眼的花火。他也说,人如鸿毛,命若野草,无可救药,卑贱又骄傲。何必去苛责他的成长呢?难道不该为这种成长而高兴吗?

他的嗓音是沙哑的。无论什么歌,他的演绎总带着抹不去的伤感,即便是生如夏花。但这就是我喜欢的感觉吧。

2007年3月24日星期六

春天来了

今天天气真好,有春天的感觉了。其实上午还是阴天,到了下午,太阳突然就出来了。晒。还忘了带黑超。于是觉得更晒了。

恩,到底没忍住,还是去了Levi's。其实Levi's特卖真的没什么东西。但顺便去了中关村e世界(大概是这里吧。。。),居然无意间赶上了阿朵的见面会。我们去晚了,结果外面围了好多好多人,再加上没戴眼镜,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阿朵。正好赶上阿朵教歌迷跳舞,一边大摆性感pose,一边嘴里还讲解:“ 摸自己的S线!”狂汗,不知道现场是否有人喷了鼻血。。。阿朵走后,一个cos社团来表演。不知道他们cos的是什么动漫人物,不过看样子有两个人还蛮专业。恩,毕竟是第一次看现场的cosplay,还算有趣。

对了,还逛了动漫店。看到有卖Death Note的,就有买下来、写下某个人的名字的冲动。。。阿门。阿弥陀佛。

2007年3月23日星期五

很乱

今天下午去清华踢球了,很累。晚上周X学车回来,找我们出去吃饭。他又提起要一起去四川的事情。这或许是最后一次一起出去旅行的机会了。我承认,我很懒。我还有北大杯,或许还有离骚三。他就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就坐在那里,看着我们,一言不发。我说,我还没有毕业的感觉。他说,他早就有了,上个学期就有了。我就忽然觉得,要走了。要离开这个园子了。要离开亲人了。要离开这片生活了20几年的土地了。要离开那些朋友了。哪一个更让人伤感?

2007年3月22日星期四

今天阴天

今天阴天,心情就不好。

早上6点多就起来上课了,还拿了两摞很沉的书(幸亏碰上了某对couple,帮我把书送到了物理楼)。上课一直走神,犯困,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

下午特别困,于是睡觉,一直睡到3点多。起来了,但是不清醒。一直就那么傻了吧叽的。发现自己电脑连装个Matlab的地方都没有了,怒。下次买电脑硬盘低于100G的不予考虑。

吃过晚饭看了最新的Death Note。才发现这种动漫一集一集看的感觉和10集一起看的感觉是多么的不同——刚刚开始就结束了,还有十分隐晦的下集预告。只能等下周了。然后写作业,编Matlab程序。啥都不会了。唉。 

今天唯一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就是把University of Wyoming拒了。不用去考虑如果去了这所学校,就会和Broke Back Mountain发生任何联系了。对方还很爽快,居然还发信来感谢我。小得意。

2007年3月21日星期三

爱情真伟大

葛优说:爱情!这是爱情的力量!原来我以为这是冯小刚在瞎编,但现在我终于发现爱情真的是力量无边。一个好端端的女孩子,怎么就变成了那个样子呢?两个人那个甜蜜呀,甜蜜到都不会说人话了。打个寒颤先。唉,祝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Davidoff的ECHO到了。一个那么小的瓶子,蓝的,透明的,散发着古龙水的味道。Ely说男香都是这样的。既然如此,直接用古龙水不是很省钱……

今天搞定了所有的推荐信,复印了讲义,看完了《魔法神刀》。收获还不小。特别是张MV似乎心情很好,送了我一本讲义,代价是帮她多印9本。嘿嘿,省了40多块钱呢。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收到了一封拒信。没关系,反正我已经做好了做大气化学的准备,所有剩下的学校,其实都已经没那么关心了。

2007年3月19日星期一

我也被搭讪了

上课前就看到了那天搭讪Ely的小dd,冲我打招呼,我便向他笑了笑。然后睡了两节课。终于下课了,睡眼惺忪的,忽然看到小dd过来了,寒暄了一下,说:在楼下看到我露出了李亚鹏般的微笑。我汗,我寒,我倒~~~~~~ 

中午收到了一封拒信。正好,反正不想去那里,拒了我倒省去了我的许多麻烦。剩下的学校,赶紧出消息吧。 

北大杯快开始了,却听说我的主力前腰伤了,sigh。最后一次机会了,要把握住呀。

2007年3月18日星期日

惊天大八卦

今天真开心,一大早就证实了一个惊天大八卦!哈哈哈哈哈哈哈!爱情的力量是多么伟大呀,恩。在这里,不便透露两人的姓名,让他们自己偷着乐去吧!

在自习室呆了一天,学了不少PS的技术,还实战了两张照片。至于效果如何,自己看去吧。

某人回到了我们伟大祖国母亲的怀抱。尽管发春的假期只有短短一周,他还坚持要来参加组织生活。这是多么好的同志呀!如果我们每一位党员都能做到这样,那我们的祖国该是多么的繁荣富强呀!啊!

2007年3月14日星期三

开始头疼

这两天突然开始毫无征兆的头疼。说是毫无征兆,是因为我每天作息时间规律,睡眠7个小时多点,没什么烦心事,几乎不用什么脑子。即使这样,却还是开始头疼。疼得挺厉害,让我想起刚刚看过的《怀念狼》里面的烂头。真是奇怪,一边读着《永不瞑目》,一边讲堂开始放《门徒》,到底是空虚可怕,还是毒品可怕?现在呢,一边在心里想着烂头那奇怪的头疼病,一边自己也犯上了。

本以为头疼是因为睡眠不足,但是中午躺下了,却怎么也睡不着。是不是因为好久不用脑子了,最近却突然开始研究上帝是否存在的问题?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上帝一发笑,我就头疼。

今天开始做正事了。完成了最后一所学校的网上申请,搞定了申请材料,发了两封邮件。发现自己的高数都忘光了,更别提什么数理了。慢慢捡吧,现在头疼。

2007年3月12日星期一

今天似乎是考研分数公布的日子

不知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呀。blesssss所有的考研人。

今天看到本很感兴趣的书:上帝是否存在。总是和人讨论关于宗教的问题,倒不是因为我信教——作为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我是不信教的——但是我对宗教却持有宽容的态度。说宗教是精神鸦片,我觉得是言重了的。

宗教和科学一样,也是一种世界观。和所有的世界观一样,宗教对于整个世界有着一套完整的、成体系的看法。这种看法在宗教体系内,是可以自圆其说的,或者说, 是逻辑上正确的。但是总有人用科学的逻辑去批判宗教。能够证伪的才是科学,而宗教的语言恰恰是不能证伪的;可重复性是科学实验的特征,但是宗教体验却有着不可重复性。也就是说,科学与宗教对于“正确”这个概念的评判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如果非要用科学来批判宗教,是不合适的。更何况,这两种世界观根本不是相悖的。想一想,上帝的存在难道会影响电子计算机的发明吗?会影响分子、原子、电子、夸克的发现吗?

我是愿意用宽广的胸怀来容纳宗教的。宽容,就是能够与拥有不同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人和谐的相处。和谐,和谐呀!不要总拿科学说事。不能妄自菲薄,可也别把自己太当回事。谁也没比谁强多少。

2007年3月11日星期日

得开始做正事了

一直在打FM,看Death Note,读小说。大四的生活过的还真是无聊。

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呢,有一堆邮件要写,要开始学Fortran,毕业论文还没开工,打算要上的课一直懒得去上。。。所以,我决定,从今天起,开始做正事了。考虑是不是把FM卸载掉。。。

p.s.FM还真是不靠谱,连中国队都夺得世界杯了,上帝白哭了。。。

2007年3月4日星期日

正月十五

有些事情真的很神奇。比如昨天刚刚去过了Offer寺,今天早上就收到了一位教授发来的信,问我有没有兴趣跟她。作为一名信仰马列主义有着唯物世界观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我当然可以把这两件事情认为是毫不相关的偶然事件。但是,我宁可相信这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神秘的力量。这样,世界才会变得有意思。当然,这些话在组织生活的时候是不能说的,也请看到了这篇日志的某些党员保持缄默,恩。总之,今天心情很好。虽然一直对申请的事情没有怎么担心,但今天却是这么多天以来最高兴的一天。晚上和Ely以及某姐姐去西门吃了鸡翅,以及汤圆。虽然在一桌子的烧烤面前,汤圆只是点缀性的附属,但只有它寄托了所有关于这个节日的情感。

2007年3月2日星期五

今天去踢球了

这是两个月以来第一次踢球,还真累。看来Phiten并不是万能的(晚上的时候Phiten被某白痴戴走了)。晚上又看了一集Doraemon。发现这种动漫真是好,老少咸宜,男女通吃。易于理解又能调节心情。赞一个!在校内上至今还没弄到个星星,难道我真的就帅到照片一看就是假的的地步了?还是管理员被我下着了。。。其实手机拍照是非常有用的功能。数码相机的成像非常清晰,但这一清晰就出现了问题。距离产生美,模糊也能产生美。手机拍照,就十分适合那些最好模糊的人的,比如我,恩。

2007年3月1日星期四

下雨了

今天是注册校内的第一天。虽然注册校内的初衷是偷窥美女(这倒霉系统偷窥还留名),但是开张之后不写一篇日志总是不好的,把我的初衷暴露得太明显。所以就写一篇。那么从何写起呢?一般两个人见面的时候,除了“吃了吗”,谈论得最多的可能就是天气,打开一下尴尬局面。那么我也从天气说起。

阴沉了好多天,终于下雨了。虽然不大,但好歹是第一场春雨。

今天去讲堂看了一场充满幽默感的电影。虽然影片中出现了Nike的经典广告语:Just Do It,但邦德在高耸入云的吊车上躲闪腾挪,看得我心惊肉跳,想到的却是Adidas的那句Impossible Is Nothing。影片的情节紧张刺激,让人喘不过气来。邦德打开了手机,收到了女友的死前留给她信息,告诉了他黑帮头目的底细。就在邦德开着车,冲入了黑帮头目的庄园时,银幕上突然变得漆黑一片,讲堂后面的灯也起哄似的亮了起来。大家面面相觑——着电影到底是完了还是没完?说时迟那时快,已经有有识之士纷纷离座退场。骚乱持续了大约一分钟,银幕再次亮起,大家又纷纷向自己的座位跑去。银幕上,一颗子弹射中了黑帮老大的右腿,老大在地上挣扎着,镜头向上摇,邦德举着一把冲锋枪,吐出了经典台词:
My name is Bond, James Bond.

The end。

2007年1月21日星期日

Doraemon很好看

刚刚看了2004年25周年的和2006年新出的电影版。推荐大家去下。嗯。

名字

星星叫做“一闪”。刚刚学会唱《小星星》的时候,星星的全名叫做“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后来简化成了“一闪一闪亮晶晶”,最后终于变成了“一闪”。 空气加湿器叫做“冒气儿”。 企鹅叫“waddle”。鸭子叫“嘎嘎”。斑马叫“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