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3日星期五

很乱

今天下午去清华踢球了,很累。晚上周X学车回来,找我们出去吃饭。他又提起要一起去四川的事情。这或许是最后一次一起出去旅行的机会了。我承认,我很懒。我还有北大杯,或许还有离骚三。他就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就坐在那里,看着我们,一言不发。我说,我还没有毕业的感觉。他说,他早就有了,上个学期就有了。我就忽然觉得,要走了。要离开这个园子了。要离开亲人了。要离开这片生活了20几年的土地了。要离开那些朋友了。哪一个更让人伤感?
发表评论

声调

Emma有鼻涕了。 妈妈问:“要擤鼻子吗?” Emma说:“不擤,擦。” 妈妈说:“行。” Emma就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