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9日星期二

终于找到新居

昨天打电话约了看房子,今天就冲了过去。公寓大楼叫做“帝王居”。经理吓唬说如果今天定不下来她就要打电话给waiting list上的其他人了。不过房子非常好,在两套不相上下的公寓中选了一套更安静的。顶层,两边都没有邻居,孤立但是会绝对安静。房间很宽敞,虽然是阴面不过还有些阳光,甚至还带一个小阳台。站在窗边远眺可以看到学校的体育场,据说有焰火时这里是很棒的观景点。工作人员也都很nice,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宾至如归。如果没什么特殊情况的话,未来的四年就住在这里了。彻底告别无比吵闹的美国本科生邻居了。

2008年2月14日星期四

模特松鼠

大雪过后天气转暖,树上的积雪像鸟粪一样不停地往下掉。

路上看到一个MM正拿着相机拍树上的什么东西。我好奇地抬头看。一只肥硕的松鼠把胳膊腿伸得开开的,大头朝下趴在树干上。小MM给她照相,她也很配合,一动不动地保持着奇怪的pose。

如果我是星探,一定把她签下来做模特。

2008年2月13日星期三

扫雪·踢球、曼联及大雪

很久没有发文了,索性把最近的事情堆在一起做个交待。

扫雪·踢球

上周六去踢球了。就在出发前两三个小时,突然天降大雪。雪在我们约定踢球的时间之前就停了,可是地上积雪不少。其实这对于在东北长大、冬天经常踢雪地足球的我来讲并不算个问题,但对于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好在大家热情高涨,于是拿着铲子就出发了。热身运动是扫雪,球门、铲子都用上了,大家齐上阵,扫出了一块不大的长方形区域。为了最大限度的发挥这块区域的作用,延长双方球门之间的距离,我们决定把球门摆在对角线上。这实在是很有趣味的。我小时候就在居民楼间的空地里踢球。有的时候空地里有辆车,有的时候晾了白菜,到了冬天还有个大煤堆。所以我们的“球场”总是奇形怪状的。但是要说踢这种菱形的场地,我还真是头一次……

场地是好不容易扫出来的,大家就格外珍惜,踢得也就特别投入。尤其是我们的美国友人。有一位哥们穿着背带裤,大概是防水的,于是他就不停的倒地铲球,或是飞身蹬踏,颇有中国功夫的风范,常常就飞进了旁边的雪堆里面。这样气势就出来了,所以也进了许多球(其实是我方门将为了防止受伤而不敢和他拼抢)。但是用我方球员的话讲,他根本不是来踢球的,是来滑雪的。对方门将穿的就专业多了,他穿了一条线裤,在关键位置还有开口的那种。门将身材魁梧,站在门里就把门挡上了一半,再加上奋不顾身的倒地,表现也颇为抢眼。另外有一位哥们大概是第一次踢球,在战略战术上还有着橄榄球的影子,拿球之后就像个坦克一样往前冲。扔界外球的时候是用单手的,像扔手榴弹。

后来又来了一位外国友人,穿了一身葡萄牙的队服,印的是7号和Figo的名字,脚上穿的是一双……是一双刺客四代!就是C罗上演帽子戏法时穿的那一款球鞋!2月份才刚刚上市的!我就口水呀。说实在的,自从他加入我们以后,我的注意力就一直在他的球鞋上。

曼联

50年前,23条生命在慕尼黑空难中丧生。50年后,曼联出战同城德比。曼联的球员穿上了复古球衣,身披1-11的传统号码,神色凝重,在身后印有遇难者姓氏的球童的陪伴下出场。弗格森爵士和埃里克松将花环郑重的放在中圈。全场球迷举起复古的红白相间或是黑白相间的围巾为死难者默哀。近8万人的体育场内鸦雀无声。那一刻我无比的感动。

曼联有23个理由在德比战中取胜,可曼联输掉了。鲁尼、埃弗拉缺阵,C罗不在状态,斯科尔斯和吉格斯显得老迈不堪。更重要的是,背负着23个亡灵的期望,曼联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两周之前曼联还以净胜球的优势领先阿森纳,两周之后就被阿森纳反超了5分,阿德巴约在射手榜上也追上了C罗。现在的曼联已经进入了一个低谷。接下来要在足总杯上面对阿森纳,紧接着再与里昂对阵,如果不能尽快恢复状态,三冠王的梦想恐怕就要早早破灭了。

大雪

昨天State College开始下大雪,足足下了一天。鹅毛一样的雪片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积雪有5英寸,大概12、3厘米。我甚至想不起来从前家里有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了。但愿是瑞雪兆丰年吧。

Emma午睡醒了之后的第一句话是:“今夕是何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