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5日星期日

朴树

今天下载了朴树在名声大震中的所有表演视频。

其实是由于Ely的喜好,我才开始认真地听朴树的歌。已经过了叛逆的年龄的我却喜欢上了我去2000年。但是和很多他的fans不同的是,我一样喜欢生如夏 花。有人说朴树的生如夏花是他的妥协,但我却觉得这是他的成长。人不能总是叛逆。在生如夏花里,多了成熟,多了阳光,但也同样不缺少高傲。朴树说,生命本来就是一束耀眼的花火。他也说,人如鸿毛,命若野草,无可救药,卑贱又骄傲。何必去苛责他的成长呢?难道不该为这种成长而高兴吗?

他的嗓音是沙哑的。无论什么歌,他的演绎总带着抹不去的伤感,即便是生如夏花。但这就是我喜欢的感觉吧。

发表评论

When you sing you begin with do re mi

Emma的东西找不到了,我帮她一起找。 我问她:“你记得自己放在哪个房间了吗?” Emma:“No.” “Then where do we even start?” “Do re 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