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30日星期一

网络真是好

今天看到了两条消息,让我对网络的功能有了新的认识。

最近,江西宜春市高三年级进行了一次统考,文科类数学试卷第19题居然把赌博知识“同花顺”搬到试卷上,引起家长、学生热议。昨日,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试题:同花顺为题推算概率

记者在试卷上看到了这道原题:在一副扑克牌(52张)中,有黑桃、红心、梅花、方块,这4种花色的牌各13张(每一花色的牌面数字依次为2、3、……10、 J、Q、K、A),从中任取4张,求:1)所取4张牌是同花顺(即花色相同且牌面数字相连,如2与3,10与J,J与Q,K与A等都是相连的情况,A与2 视为不相连)的概率;2)所取4张牌花色互不相同且牌面数字互不相邻的概率。

质疑:考知识还是考赌博?

此事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名为“松间明月”的网友发表评论说:“看来出这个题目的老师是很精于此道的。”另一名为“水漂”的网友说:“出这样的试题,显然是欠考虑的。教育的作用,不仅表现在日常教育工作中,有时也表现在一张试卷中。”但是另一名网友“淡淡的云”则表示,没必要将这个问题上纲上线,玩扑克牌和赌博不能等同。

为此,记者在宜春某中学采访了一名李姓数学教师。这名教师说,这究竟是考学生知识,还是考学生赌博?很显然,市教委出这样的考题是欠考虑的,在学生当中也会产生不好的影响。

教委:同花顺只是扑克牌游戏

记者走访了宜春市教委教研室。该教研室一名何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这个命题产生的影响,市教委也进行了调查。其实,同花顺在他们命题组看来,只是一种扑克牌游戏,而不是赌博。许多港台电影里面经常有用到同花顺来表达赌博的概念,大概是先入为主的观念误导了许多人。

命题组的审题老师对记者说,其实这是一道概率题,概率题的起源也是计算在博弈时胜负的概率。许多参考书中的例题也存在这类胜负游戏的事例。


网络真是好,无论谁都可以发表言论,无论这言论有多么的傻X——居然看到了考题里面有“同花顺”,就上纲上线的说这是考学生赌博,还推论出题的老师精于此道,真可笑呀真可笑,没逻辑呀没逻辑。

首先,同花顺并非赌博专用词。它只描述了几张扑克牌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在赌博中论输赢时所专用的。扑克牌也只是一种老少咸宜,居家旅行常玩的游戏而已。说到同花顺就想到了赌博的人,恐怕不太正常。退一步讲,就算同花顺是赌博专用的词,老师说这个词用这个词,也不见得是精于此道吧。这个道理很好理解,就像知道警察在黑话里叫雷子的人不见得就是江洋大盗;知道妓女叫做鸡的也不一定就真的嫖过;知道海洛因和冰毒的大多数都没吸过。

所以,什么“松间明月”、“水漂”等实在是傻X——要么是没什么智商(这是好的);要么是唯恐天下不乱,所有的东西在他眼里都有问题,都要批一批(这就不太好了)——反正一样都是傻X。其实傻X年年有,今年也并非特别多,但是网络的发达让形形色色的人一下子跳了出来,给人一种今年特别多的错觉。这样也好,让人认识到世界上还有如此之多的傻X,颇能给自己增添自信,也算是网络的功能之一吧。

还有一条新闻。前几天出了一件用汽油焚烧小狗的事情。后来好多人在网上公布了肇事者的联系方式、家庭住址、工作单位,于是很多人去寻仇,还在他家门上喷了一个”死“字。有人说这些人是暴民,其行为和焚狗一样恶劣。我却觉得通过网络惩罚肇事者的方式不错。

中国从来都已地大物博为傲。但地大物博也有很多坏处,比如很难建立完善的信用机制。博弈论里面说,要想让一个理性的人去做一件事,就得增加激励;要不想让一 个理性的人去做一件事,就得加大惩罚。人们总说,农村的民风淳朴。那就是因为一个村子里的人都认识,哪家做了什么事,全村都知道,于是就没有人敢做坑蒙拐 骗,偷鸡摸狗的事情了。城市里就麻烦了,几百万人,就算做坏事被张三李四知道了,总还有王五不知道。穿戴得像个人样,坏人两个字又没刻在脸上,就可以继续去骗人了,对不诚实守信的惩罚几乎为零。这个时候,网络的优势就显示出来了。谁做了坏事,不能让像死亡笔记里似的成天在电视新闻里播放犯罪记录,但却可以在网络上公布。通过网络舆论对坏人进行惩罚,更方便快捷,传播也更广,好得不能再好了。
发表评论

名字

星星叫做“一闪”。刚刚学会唱《小星星》的时候,星星的全名叫做“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后来简化成了“一闪一闪亮晶晶”,最后终于变成了“一闪”。 空气加湿器叫做“冒气儿”。 企鹅叫“waddle”。鸭子叫“嘎嘎”。斑马叫“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