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6日星期四

啦啦啦,我是无奈的小助教(续)

其实给美国本科生当助教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一个班50几份的作业大概也就有那么10个版本左右,只要掌握了每个版本的给分情况,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

想 当年我本科的时候抄作业,追求的就是“神似形不似”的境界。美国学生就直白多了。同一个版本内部的作业差异及其细微,大概也就是名字、笔迹、版式和个别表 达方式的不同。碰到极品的,两份作业一个字都不差,甚至连版式也一模一样——你在这换行了,我也在这换行;你这个地方标个小箭头,我也标个小箭头;你说 “此页未完,请见下页”,我也照写不误。这就好比用word编辑文档,不仅要ctrl+c、ctrl+v一下,还要拿格式刷把所有文字都刷一遍。最令我不 能容忍的是,两份只有名字和笔记不同的作业竟然放在一起交上来,这简直就是对助教的智商的极大侮辱。。。
发表评论

When you sing you begin with do re mi

Emma的东西找不到了,我帮她一起找。 我问她:“你记得自己放在哪个房间了吗?” Emma:“No.” “Then where do we even start?” “Do re 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