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9日星期六

夏冰,一路走好

虽然孙夏冰是我们班级的一员,但说来惭愧,我这个班长和他也并不算熟悉。

他是从力学系转来到物理学院的。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做自我介绍,怯生生地叫我班长,一点都不像一个已经在北大浸淫过一年的学生。事实上,他也确实和很多从别处转系过来的同学不同。夏冰积极地参加每一次的班级活动。即使我们全班男生都住在5楼,而唯有他住在6楼,他也从不以通讯不畅为由缺席某一次班级活动;甚至在我们忘记通知他时,夏冰都会主动地询问。在我的印象中,夏冰总是与人为善,和人说话是也总是那样怯生生的。

夏冰是刻苦努力的。大四上学期申请最为忙碌的时候,听说他每天就呆在天文的自习室里,不分昼夜,常常就在天文自习室里那并不舒服的简易床上过夜。或许病魔就是从那时候起附上了他的身体。

我是最早几个得知夏冰罹患癌症的人之一,甚至还早于他的父母。那时夏冰已经因病休息了很长时间,只是我没想到会是如此的严重。刚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忍不住流泪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死神偏偏要选中这样一个勤奋而善良的人,癌症对于23岁的年轻生命来说太残酷了。特别是夏冰还拿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剑桥大学的录取通知。

毕业前,班主任廖老师组织大家去看望夏冰。我是如此希望在离开北大之前见他一面,但我最终还是没有去,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夏冰,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我怕我会在见到他时哭出来。

后来,听说夏冰进行了手术,还很成功,这让我欣慰了许多。也许在现代医学面前,癌症并非不可战胜,而夏冰还可以在康复之后收拾好行囊,去圆他的剑桥之梦。

夏冰最终还是走了。2008年3月28日,他还是没能战胜病魔,他最终也没能到达他心目中的圣殿。

大一的时候我们编辑班刊,以寝室为单位大家互作小传。夏冰独自住在6楼远离大家,就写了一份自传:
刚刚从45甲楼612乔迁至45乙楼612,细细,以前的那句民谚“在45甲的顶楼住着一群离太阳最近的人”只要略加改动就可继续用了。 为了忝列北大物理的光荣行列,从大二到大一,年华流去,都只是为了所谓的理想。写自我介绍是件不太好办的活,姑且用我高二时作文里的一段话代替: “我很坚定地想做出一番大事业,如果智商不够,做一位舒适的研究者亦可。可我常常怀疑起自己,因为书中写的那些伟人的素质(或勤奋、或狂傲……),我都不算完全的拥有。我可能会突然狂放傲物,比如读了李敖、尼采的书以后;但不久立刻大为自卑,因为我发现高一下的三角函数几乎都忘了做法了。我的怀疑直持续到读过卢梭的《忏悔录》为止,因为我终于发现卢梭、佩德罗之流均属敏感、多情、懦弱之徒,这些素质我还是有的,于是我立刻有了自信。

“我是崇尚奋斗,崇尚追求的。或许世事不遂人愿,你没有成功,当你追求过,这就是一种完美。因此,我憎恶功利的意大利足球,推崇唯美、唯过程的荷兰队,可惜这支理想主义的唯美球队极少夺冠(或许这是一个必然归宿?)。我想:或许我没资格说恺撒在《高卢战记》中所言之壮语,但我可以说:‘我来了,我战斗了,我为此满足。’

“在一个人人都务实地行走的时代,一个向往太阳的孩子,常常有飞翔的冲动,但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可怜的孩子。

“你的懦弱又使你不值得怜悯。”

三年过去了,不少认识已与当年大相径庭。唯一绝对没变的是那傻傻的抱负——也许可以在我的墓碑上刻上一行字:1984-11-4——20??-?-?,半个理想主义者。

夏冰,你为什么早早为自己写下墓志铭?一语成谶,居然就真的让病魔无情的在墓碑上刻下了2008-3-28。

孙夏冰
1984-11-4——2008-3-28
半个理想主义者

夏冰,一路走好。

2008年3月24日星期一

今天是个好日子

首先,早上一起来查看自己的新浪博客,发现最新的一篇博文的浏览量已经超过了150!于是google本人的笔名,发现自己的文章登上了新浪博客首页!今年1月10日,石丢丢同学将blog全部转移至blogger,并将新浪博客改造为专业足球评论博客,立志在半年之内登上新浪博客首页。两个月零两周以来,石丢丢同学笔耕不懈,终于提前三个半月实现了这一伟大目标!石丢丢同学的最新博文《完胜利物浦,曼联领先三国大战》出现在了新浪博客首页的体育版块,并成为推荐文章中的唯一一篇英超球评。石丢丢同学向着成为伪英超砖家的目标迈出了最为坚实的一步!
其次,今天终于拿到了staples的rebate。

好吧,最重要的是,某小朋友拿到了offer!热烈庆祝这一历史性的时刻!It's LEGENDARY!

2008年3月23日星期日

足球星期天以及锋面实验

今天是足球星期天,英超联赛四强的捉对厮杀我都看了全场——如果不计由于sopcast的烂信号所错过的部分的话。其实如果不是我昨天因为天冷下雪偷懒没去踢球的话,这两天本应该是一个足球周末。

昨天和某mm赌球,我赌今天曼联对利物浦的比分是2:0,误差在一个球之内。结果曼联3:0获胜。切尔西和阿森纳的比赛之前我预测比分是2:1,切尔西获胜。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两队打平对曼联是很有利的结果,但我理智地认为切尔西将战胜近来状态糟糕的阿森纳。即使当阿森纳在第60分钟打入一球1:0领先时我仍然相信我的预测。最终该场比分定格为2:1。大仙石丢丢同学再次预测正确,向着成为英超砖家的道路上走出了坚实的一步。也许我也可以将我的预测能力应用到专业上,去做天气预报啥的。

说到专业,想起本周五为下周演示实验去做的准备。实验内容就是模拟锋面。给没有学过大气科学的同学科普一下:如果没有地球自转的话,当冷暖空气相遇时,冷空气将由于密度大而沉到冷空气下,形成简单的大气分层结构;有了地球自转之后,由于地球自转产生的科里奥利力与重力、气压梯度力的相互作用,冷空气将不会完全沉到暖空气下方,而是与暖空气之间形成一个斜坡,也就是锋。

实验很简单也很有趣,在放在旋转底座上的水槽中心固定一个空的上下开口的圆管,底部用凡士林作好防水。然后在圆柱外注水,再让水槽旋转起来。等到平衡以后,将滴有颜料的盐水注入圆管内,然后快速的向上抽出圆管,盐水便会与淡水形成类似锋面的结构。在水槽上方有一个与旋转底座一同旋转的摄像头,可以实时观察水槽内的情况。这张图是我用手机从侧面拍摄的,从图中可见实验很成功。

其实整套实验装置可以用来模拟和观察很多天气现象,也是在北大时hyy老师一直想要配备的一套实验装置。而PSU的这套实验装置已经有好几年的历史了吧?现在我们系的气象站有几个屏幕,实时显示卫星云图和雷达图像等等,而北大的云图别说是实时显示,就是接收也经常出问题。北大的大气科学号称是中国第一,可是硬件设施还差得很远呢。

2008年3月11日星期二

我的新宠——罗技VX Nano

前一阵子趁着有deal的时候在网上买了一个微软的无线光学鼠标,型号是4000,在国内似乎叫做微软无线光学迷你鲨4000。这款鼠标的价格很便宜,设计也有精巧的地方。由于微软独特的芯片设计,无线鼠只需要用一支5号电池就可以驱动,而且电池寿命据称可以达到6个月!电池舱设在老鼠尾巴的位置,可以节省空间,而且很有趣……鼠标底部有一个放置无线信号接收器的位置,在不使用鼠标的时候可以将接收器和鼠标放在一起,防止丢失。而且一旦接收器和鼠标放置在一起之后,鼠标电源自动关闭,可以节省电池。
但这款鼠标的缺点也很明显。为了加快浏览速度,它的中键设计成了无摩擦滚动,但不能切换为齿轮式滚动。鼠标中键在Picasa、Xnview和ACD See等看图软件中是用来翻页的,无摩擦滚动根本无法精确的切换单张图片。于是我只好小心翼翼的触碰鼠标中键,否则屏幕上的图片就会飞快的翻页。而在Picasa的图片库状态下,鼠标中键又常常失灵,我必须配合笔记本的触摸屏……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让我最为无法忍受的问题。我的笔记本Thinkpad T61在机身的右侧专门设计了一个留给鼠标使用的USB接口,但如果将微软4000的接收器插在该接口时,鼠标根本无法使用,必须将接收器插在机身左边。这样一来,又拉大了鼠标与接收器之间的距离(如果是左撇子也许正好),使得本来使用有效范围就不大的鼠标在有干扰的情况下会经常出问题。比如当我在办公室使用鼠标的时候,由于校园里的无线信号太强,鼠标在笔记本右侧距离接收器一个电脑宽度时就已经无法使用,必须将鼠标放在笔记本左侧、接收器旁边才能恢复正常,也就是说我的右手必须在电脑左边操作……当然这并不全是鼠标的问题,因为T61右侧鼠标专用的USB插口的设计电压可能比较低。但无论如何,这款鼠标让我无法忍受,简直就是鸡肋。

后来在网上看到了一个更好的deal,这一回是罗技的VX Nano。买下这款鼠标的故事简直太曲折了。对微软4000忍无可忍的我好奇的上网查阅了VX Nano的资料后,发现这是一款牛X无比的鼠标:它不是光学鼠标,而是激光鼠标;最令人惊叹的是它的无线接收器,号称世界最小,口号是“Plug-and-forget”(插上就遗忘),大小相当于一个硬币!于是我当即通过google chekout付款订购了一个。没过一会儿就收到了一封邮件,说我的订购出现了问题,可能是信用卡的号码、失效期等的错误,必须给客服打电话确认我的订购。可我用google checkout结账怎么会出问题呢?我打电话给客服,确认了我的信息之后,客服代表告诉我是这款鼠标现在不能出售,她会帮我取消订购,请我不要挂机。于是我就等呀等,等了5分钟,电话那边不断传来其他客服代表工作的声音,可是却没人理我了!我在“Hello”了几声却没有回应之后终于挂断了电话。然后查网页,发现网站上那一款鼠标果然不出售了。此后几天,我的信用卡也一直没有扣掉这笔交易的费用,订购似乎已经取消了。没想到昨天又收到一封邮件,说我的鼠标已经寄出,今天下午的时候鼠标就已经邮到了!
鼠标的接收器确实非常小,插到笔记本上之后基本上注意不到。下图是两款鼠标接收器大小的对比,很惊人吧?新鼠标的接收器插在鼠标专用的USB插口时可以正常使用,中键设计也好多了,只需要按一下就可以在无摩擦滚动和齿轮式滚动之间进行切换,唯一的缺点是中键无法用来点击,但可以将中键下方的搜索键设置为中键点击,解决这一问题。鼠标左侧还设置了前进、倒退键,方便网页浏览。接收器的体积很小,在移动笔记本时完全不需要拔下来,但罗技还是在电池舱内设计了一个很小的位置可以将接收器收起来。产品包装中除了一个USB延长线还赠送了一个放鼠标的包,可以保护鼠标。鼠标事件给我的教训就是,买东西一定要选择专业品牌!另外,yy一下,希望我的订购其实已经取消——那样我不仅能白拿一个鼠标,还能得到rebate,赚大发了……

2008年3月7日星期五

敢问路在何方

No scientist who has self-esteem and moral integrity will ever attempt to forecast the weather.--Anonymous(1850)

前几天最低气温还在-10℃,冻得我直打哆嗦,这两天突然升至零上,最高气温十几度。阴凉角落里的雪还没有融化,街上已经多了很多穿着短衣短裤的人。其实这种事情一月末二月初的时候就发生过一回。某个周末,气温突然升高到接近零上20度,事先没有准备的我穿着棉衣出门,只好一边走一边脱衣服。

天气是多变的,天气预报是不准的,这是妇孺皆知的道理。其实预测天气本来就是很难的事情。以前做这种事情的人叫做先知、巫师或者大仙。现在我们有了先进的科学技术,用计算机算出来的东西似乎总比烧乌龟壳要可信一些。如今24小时内的天气预报已经比较准确了,3天之内的天气预报基本可信,但7天的天气预报大概就跟烧乌龟壳的结果差不多。上个月的时候地上积雪很深,如果要踢球的话就必须先扫雪。mail list上有人发信说他看了天气预报,未来十天都不会下雪,所以我们这周扫了雪下周还可以接着踢,说得大家群情激昂,恨不得立刻抄起铲子去干活。尽管我心里一百万个不相信,还是跟大家一起挥着铲子扫了1个多小时的雪,筋疲力尽。果然没用得了十天,三四天后就连着下了两场雪,于是一周之后我们只好又挥着铲子接着扫雪。其实我们古代劳动人民通过世代相传的经验和智慧也可以看云识天气,作24小时以内的天气预报:“天上钩钩云,地上雨淋淋;天上鲤鱼斑,明天晒谷不用翻”;诸葛孔明巧借东风更是成为千古佳话,那么我们的进步在哪里呢?

现在人们对天气预报和其他天气服务越来越依赖,气象预报已经关系到国计民生。明天下不下雨出门该 穿什么衣服只是大家最日常的疑问。但偏偏有一阵流行概率预报。我只不过想知道明天出门带不带雨伞,你却告诉我降水概率是50%,那我是带还是不带呢?不过 还好,即使被浇了个落汤鸡或是冷点热点都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顶多是发烧感冒流鼻涕。可云南那边种烟草的农民可都指望着有效的防雹服务呢。要是某次冰雹没有被预报出来,或是一炮没把云打散,一年的收成可就泡汤了。2008年8月8日晚上8点到底下不下雨也是一个举世瞩目的问题。

2005年的时候,台风“麦莎”气势汹汹的一路杀到北京南边,北京气象局如临大敌。“麦莎”会不会经过北京成了最热门的话题。经过谨慎的研究、预报,气象局发出了暴雨警报,于是北京城内全民皆兵,17座病险水库空库迎汛 、4万山民提前转移 、30万人备战台风、沙袋水泵居民院候命。结果据说是由于北京查“三证”查得太紧,“麦莎”只好绕道而行,北京城内只是下了零星小雨。这是一次著名的“麦莎来了”事件。

我很怀疑就是由于气象局喊“狼来了”喊得太多,终于让自己的预报失去了威信。据说今年南方雪灾之前,气象局曾经预报了大面积低温灾害的可能性,但国务院对此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南方几省就在没有任何预防措施的情况下饱受冻雨的蹂躏。这是天灾,也是人祸。也是据说,气象局成功的预报了这次雪灾过程中的每一次灾害性天气,只是没有预报出这次雪灾会持续超过20天。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气象学家也不例外。大气的运动是非线性的。洛伦兹的蝴蝶效应大家都听说过:一只蝴蝶在亚马逊河流域的雨林扇一扇翅膀,可能会在两周后引起德克萨斯的一场龙卷风。这是多么的神奇呀!即使你拥有了最强大的计算机、最精确的气象数据和最全面的气象模式,也无法做出准确的长期预报。因为你总不能数遍地球上的蝴蝶吧?就算你数遍了蝴蝶,你怎么知道它们什么时候扇翅膀,它们这次扇翅膀会不会引起飓风,会在哪里引起飓风,会在什么时候引起飓风?虽然无数气象学家提起大气运动的非线性时都感到无比兴奋,称之为大气科学的魅力所在,但对于气象预报来说,蝴蝶效应简直就是灾难性的。前两天我在一个教授门外的告示板上看到了这样一段话:No scientist who has self-esteem and moral integrity will ever attempt to forecast the weather.--Anonymous(1850)(一个有自尊的、品行端正的科学家永远不会尝试预报天气。——无名氏(1850))现在想一想,还是很有道理的。我们就 行走在成为没有自尊、品行不端正的科学家的路上。

2008年3月3日星期一

那些特别的流行歌曲

南泥湾、凤阳花鼓
>>周华健[今夜阳光灿烂(1994)]
“今夜阳光灿烂”这张专辑收录了华健1993年亚洲巡回演唱会上的歌曲,包括“明天我要嫁给你”、“让我欢喜让我忧”等经典歌曲。但这张专辑中最让我感兴趣的是演唱会上的特别环节——华健唱民歌。我在家放这两首歌的时候,我爸问我:“这是谁唱的?怎么把南泥湾唱成这样?”好在他知道我华健的粉丝,也就没有做进一步评论。不过华健唱民歌,的确与众不同。

天堂
>>永邦[永邦(2001) ]
永邦不是一个很有名气的歌手。但他的第一张专辑刚上市的时候我就买了。当时唱片公司推出永邦时是当作男版周蕙来宣传的,意在强调永邦声音之美,唱片副标题就叫做“音乐优声学(似乎如此,记不大清了)”。但我理解这个男版周蕙应该是跟周蕙一样的形象不佳,因为在他们的首张唱片中都没有出现歌手本人的照片,可见形象之差了。“天堂”是一首反战歌曲,恰好迎合了不久前的9·11事件。在这首歌的间奏中插入了布什总统在9·11事件后面对全国人民的演说,大家可以一边听歌一边练习英文听力。

Remember
>>S.H.E[青春株式会社(2002)]
这是S.H.E的第二张专辑。“Remember”这首歌的副歌部分借用了古典名曲“天鹅湖”的旋律。其实借用古典音乐的流行歌曲还有很多,但Remember是我听到的第一首,因此也算特别吧。S.H.E后来唱的“伦敦大桥垮下来”还借用了西方儿歌“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的旋律。

屋顶上的秋天(后现代之倒转乾坤版)
>>满江[奇迹(2002)]
我敢保证你听了这首歌之后完全不知道满江在唱什么,不是中文,也不像是外语,倒像是朴树在“那些花儿”中的那段不知所云。其实满江唱的就是原来的旋律和歌 词,只是在倒转乾坤版中,人声部分并非正常的音轨,而是将原来的音轨倒置(所以叫倒转乾坤)。为了证明这一点,我特意用Cool Edit将音轨倒置,果然听到了正常的人声。

今夜无人入睡
>>叶蓓[幸福深处(2004)]
没错,就是今夜无人入睡,经典歌剧图兰朵中的的男高音唱段。通俗歌手唱男高音曲目的不少,比如刘欢。但刘欢是用接近男高音的唱法唱的,而叶蓓则是完全用通俗唱法演绎,还有点布鲁斯的意思。

吴克群
>>吴克群[吴克群(2004)]
歌手吴克群在他的同名专辑“吴克群”中演唱的同名曲目“吴克群”,汗。在这首歌中,吴克群模仿了阿杜、李宗盛、阿信、王力宏、刘德华、费玉清、周杰伦、陶喆、陈奕迅等人的声音,而且居然都有模有样。直到最后,他唱出:“我知道我不是陈奕迅,我的名字叫做吴克群。”这也是他的心声吧。吴克群其实不愿模仿任何人的曲风,他就要做自己,做吴克群。

千里之外
>>周杰伦,费玉清[依然范特西(周杰伦2006)]
这首歌大家都熟悉,就不多说了。周杰伦和费玉清用不同风格演绎同一首歌曲。如果不是它刚上市时电视、广播、满大街都在放这首歌的话,我还是愿意再多听几遍的。

倾城之恋
>>孙悦,沙宝亮[她和她们(孙悦2004)]
听这首歌完全是因为当时红极一时的沙宝参与演绎了这首歌。歌词的内容取材于张爱玲的同名小说。两人在歌中有一段对唱——说是对唱而不称之为和声是因为两人所唱的旋律、节奏完全不同,孙悦唱的是副歌的旋律,而沙宝唱的是主歌的旋律,但是这段对唱听起来是那么的顺耳,是整首歌曲中最动听的一段了。

Susan说
>>陶喆[太平盛世(2005)]
念歌名的时候不要念作英文名“苏珊”,直接念拼音“苏三”就对了。副歌中加入了一段“苏三起解”的旋律。流行音乐和京剧结合的音乐不少,比如“说唱脸谱”,比如信乐团的“One Night in Beijing”,但陶喆更彻底,直接借用旋律,并将其通俗化。

至少还有你
>>景岗山
记不清这是景岗山在什么时候哪次晚会上唱过的了。无数人翻唱过至少还有你,但景岗山的版本绝对别出心裁。主歌的部分用京剧的唱腔,副歌的部分是通俗唱法。据说景岗山是京剧票友,所以也就难怪了。

Emma午睡醒了之后的第一句话是:“今夕是何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