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4日星期三

开始头疼

这两天突然开始毫无征兆的头疼。说是毫无征兆,是因为我每天作息时间规律,睡眠7个小时多点,没什么烦心事,几乎不用什么脑子。即使这样,却还是开始头疼。疼得挺厉害,让我想起刚刚看过的《怀念狼》里面的烂头。真是奇怪,一边读着《永不瞑目》,一边讲堂开始放《门徒》,到底是空虚可怕,还是毒品可怕?现在呢,一边在心里想着烂头那奇怪的头疼病,一边自己也犯上了。

本以为头疼是因为睡眠不足,但是中午躺下了,却怎么也睡不着。是不是因为好久不用脑子了,最近却突然开始研究上帝是否存在的问题?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上帝一发笑,我就头疼。

今天开始做正事了。完成了最后一所学校的网上申请,搞定了申请材料,发了两封邮件。发现自己的高数都忘光了,更别提什么数理了。慢慢捡吧,现在头疼。
发表评论

声调

Emma有鼻涕了。 妈妈问:“要擤鼻子吗?” Emma说:“不擤,擦。” 妈妈说:“行。” Emma就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