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5日星期二

以暴制暴是王道

听说了南开学生聚众砸车的事,我很是兴奋。我向来认为大学生从来都是最“不理智”、最“有血性”的一群人,否则就不会有“五四”爱国运动,不会有人去砸美国大使馆,当然也不会有“六四”。大学生的这种“不理智”和“有血性”是可爱的,可惜的是,某些人为大学生的这种“不理智”和“有血性”担忧不已,一个劲的要为大学生“去势”。当年抵制日货游行的时候,院里十万火急的在快半夜的时候召集各班班长,就为了要稳住学生不许参与“闹事”。南开学生在别克门中的表现证明了我的观点,大学生是最“不理智”、最“有血性”、最可爱的一群人。

我是崇尚以暴制暴的,因为很明显,在今天的中国,以法制暴是不现实的,因为那些开着别克车自称掏出身份证能吓死人随便就可以叫来一群暴徒围攻学生的人,是不怕法的。法是只有好人才怕的东西。找记者、撒帖子也是不行的,因为社会必须要“和谐”,那么就不能有不和谐的声音。一塔湖图不是倒了吗?三角地不是拆了吗?就连未名都只能校内登录了。“人人能说话”,但不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古训云“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但是某些人相信伟大的Great Wall Firewall显然是要比防洪大堤结实多了。

那么就只能以暴制暴了。我们不是暴徒,不是别人把我们的车剐了我们就一定要把人打成重伤,但是有别人向我们挥拳头或者挥砖头挥锹头的时候,我们不能只是缩头,那样只能助长坏人的嚣张气焰。和平总是要通过战争的手段才能获得——我就不信当初日本鬼子在中国的土地上烧杀抢掠的时候,如果共产党只是给他们讲讲“和谐”,讲讲”和平“,讲讲手中无剑心中有剑,日本鬼子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面对暴徒,就比他们还暴。在这场别克门的战斗中,南开学生不就胜利了吗?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大学生是团结的,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能够打败一切纸老虎。校长的态度也令学生满意——不追究学生责任,依法严惩肇事者。其实是否能够依法严惩肇事者不是校长能说了算的,我也很怀疑最后肇事者是否真的能够被绳之以法,但这些显然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学生们胜利了。

机动车在校内横冲直撞的问题总是得不到解决,但我相信在南开校园内不会再有机动车敢横冲直撞了。或者各所高校就应该轮流租来那辆被砸得面目全非的别克车摆在学校门口,让那些开车进入校园的机动车司机们三思而后行——宁等三分不抢一秒,否则后果自负。

以暴制暴是王道。但这也是这个”和谐社会“最大的悲哀。
发表评论

名字

星星叫做“一闪”。刚刚学会唱《小星星》的时候,星星的全名叫做“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后来简化成了“一闪一闪亮晶晶”,最后终于变成了“一闪”。 空气加湿器叫做“冒气儿”。 企鹅叫“waddle”。鸭子叫“嘎嘎”。斑马叫“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