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9日星期四

透明网络标志

我相信今天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然为什么今天我xiaonei的浏览量居然几乎达到了100……尤其是在我已经连续几天没有更新日志的情况下。

其实这几天事情还不少,没什么时间写日志。前天看中国队比赛看到熄灯,原本打算写的球评也只好难产了。昨天下午安排院队训练,晚上领队会议,又开到很晚。直到今天,翘了张mv的课,在寝室里呆了一天,才有时间写点东西。

北大杯是真的要开始了的。虽然是在小场,6人制,但毕竟是没有取消;尽管某些组织险些把北大杯弄成了所谓的北大杯业余组比赛,但是,有比赛总是好的。在北大三年半了,我打了院队基本上所有的比赛,有两场至关重要的比赛让我至今不能释怀:第一次我闯入了新生杯的决赛,却因为一张愚蠢的黄牌被停赛;第二次因为高烧,北大杯小组赛的生死大战只头重脚轻得打了20分钟。最后一年了,拼了。物理必胜!

Ely的手机傻了,网络标志坏了。于是我就做了一个透明网络标志。没想到居然无法发送,气死我了。在这里秀一下哈。透明网络标志:

我的新玩具

小的时候最想要的玩具就是变形金刚,擎天柱。孩之宝公司出的,和动画片里的一模一样,每个关节都能活动,还有一个大大的集装箱,里面是小滚珠,还有各种武器。可惜这个玩具实在是太贵了,一百多。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这不是个小数目,何况我家也不富裕。所以虽然每天看变形金刚的时候都会看到这个缺德广告,但是这个愿望我就一直埋在心里。

没想到长大了以后,变形金刚早就不演了,我这个愿望却开始生根发芽了。好多次在街上看到手办店,一旦有卖prime的,我必然走不动道。我记得最漂亮的一款应该是我在西单77街看到的,一千多。于是发现从前买不起的东西现在还是买不起,就算换算成美元我也会心疼。

前两天去家乐福,忽然发现孩之宝的变形金刚。而且还有微缩款的。虽然价格还是不便宜——没有我手掌一半大的变形金刚要卖到39块钱,而且也不是我梦寐以求的那款,但是我还是毫不犹豫地买下来了,算是补偿一下自己吧。我的梦想是一定要实现的,嗯。等我有了钱,有钱到可以豆浆买两杯——喝一杯倒一杯的时候,我一定会把我梦想中的哪一个买下来。

最后秀一下我的新玩具吧,今天拍的。

2007年3月26日星期一

今天是阅读日

今天看掉了20多万字的小说,有点崩溃。四分之一本的《琥珀望远镜》和一整本的《我爱阳光》。

《黑质三部曲》终于看完了。记得刚开始看第一本《黄金罗盘》的时候,怎么也读不进去。看了大约一半,才慢慢进入了情节。第二本《魔法神刀》很短,一口气读完了。第三本又读得很慢,费力地跟着主人公一个世界一个世界的跑着。今天之前,我都没有对这部书产生什么好感。读完了,却忽然发现其实书里写了好多好多的东西,只是我一直没有感悟而已。

《我爱阳光》是一个下午加晚上读完的。许佳把主人公写得好琐碎,真的是一个女里女气的小男生。读着读着,就回到了高中的时候。为了一点打击便愤懑不已,好像全世界都变得不正常了。高三是的那些辛苦,那些苦中作乐。还有许多许多。记得 Aileen曾经给我写过的一封电子邮件,主题是“Waiting for the angel-like girl?”我倒是更喜欢sunshine-like girl吧,一转身,便留下一道金色的螺旋线。虽然这本书的情节我读到一半的时候就猜到了,但还是被打动了。或许真的是不上课导致我的智商下降了。

2007年3月25日星期日

朴树

今天下载了朴树在名声大震中的所有表演视频。

其实是由于Ely的喜好,我才开始认真地听朴树的歌。已经过了叛逆的年龄的我却喜欢上了我去2000年。但是和很多他的fans不同的是,我一样喜欢生如夏 花。有人说朴树的生如夏花是他的妥协,但我却觉得这是他的成长。人不能总是叛逆。在生如夏花里,多了成熟,多了阳光,但也同样不缺少高傲。朴树说,生命本来就是一束耀眼的花火。他也说,人如鸿毛,命若野草,无可救药,卑贱又骄傲。何必去苛责他的成长呢?难道不该为这种成长而高兴吗?

他的嗓音是沙哑的。无论什么歌,他的演绎总带着抹不去的伤感,即便是生如夏花。但这就是我喜欢的感觉吧。

2007年3月24日星期六

春天来了

今天天气真好,有春天的感觉了。其实上午还是阴天,到了下午,太阳突然就出来了。晒。还忘了带黑超。于是觉得更晒了。

恩,到底没忍住,还是去了Levi's。其实Levi's特卖真的没什么东西。但顺便去了中关村e世界(大概是这里吧。。。),居然无意间赶上了阿朵的见面会。我们去晚了,结果外面围了好多好多人,再加上没戴眼镜,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阿朵。正好赶上阿朵教歌迷跳舞,一边大摆性感pose,一边嘴里还讲解:“ 摸自己的S线!”狂汗,不知道现场是否有人喷了鼻血。。。阿朵走后,一个cos社团来表演。不知道他们cos的是什么动漫人物,不过看样子有两个人还蛮专业。恩,毕竟是第一次看现场的cosplay,还算有趣。

对了,还逛了动漫店。看到有卖Death Note的,就有买下来、写下某个人的名字的冲动。。。阿门。阿弥陀佛。

2007年3月23日星期五

很乱

今天下午去清华踢球了,很累。晚上周X学车回来,找我们出去吃饭。他又提起要一起去四川的事情。这或许是最后一次一起出去旅行的机会了。我承认,我很懒。我还有北大杯,或许还有离骚三。他就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就坐在那里,看着我们,一言不发。我说,我还没有毕业的感觉。他说,他早就有了,上个学期就有了。我就忽然觉得,要走了。要离开这个园子了。要离开亲人了。要离开这片生活了20几年的土地了。要离开那些朋友了。哪一个更让人伤感?

2007年3月22日星期四

今天阴天

今天阴天,心情就不好。

早上6点多就起来上课了,还拿了两摞很沉的书(幸亏碰上了某对couple,帮我把书送到了物理楼)。上课一直走神,犯困,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

下午特别困,于是睡觉,一直睡到3点多。起来了,但是不清醒。一直就那么傻了吧叽的。发现自己电脑连装个Matlab的地方都没有了,怒。下次买电脑硬盘低于100G的不予考虑。

吃过晚饭看了最新的Death Note。才发现这种动漫一集一集看的感觉和10集一起看的感觉是多么的不同——刚刚开始就结束了,还有十分隐晦的下集预告。只能等下周了。然后写作业,编Matlab程序。啥都不会了。唉。 

今天唯一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就是把University of Wyoming拒了。不用去考虑如果去了这所学校,就会和Broke Back Mountain发生任何联系了。对方还很爽快,居然还发信来感谢我。小得意。

2007年3月21日星期三

爱情真伟大

葛优说:爱情!这是爱情的力量!原来我以为这是冯小刚在瞎编,但现在我终于发现爱情真的是力量无边。一个好端端的女孩子,怎么就变成了那个样子呢?两个人那个甜蜜呀,甜蜜到都不会说人话了。打个寒颤先。唉,祝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Davidoff的ECHO到了。一个那么小的瓶子,蓝的,透明的,散发着古龙水的味道。Ely说男香都是这样的。既然如此,直接用古龙水不是很省钱……

今天搞定了所有的推荐信,复印了讲义,看完了《魔法神刀》。收获还不小。特别是张MV似乎心情很好,送了我一本讲义,代价是帮她多印9本。嘿嘿,省了40多块钱呢。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收到了一封拒信。没关系,反正我已经做好了做大气化学的准备,所有剩下的学校,其实都已经没那么关心了。

2007年3月19日星期一

我也被搭讪了

上课前就看到了那天搭讪Ely的小dd,冲我打招呼,我便向他笑了笑。然后睡了两节课。终于下课了,睡眼惺忪的,忽然看到小dd过来了,寒暄了一下,说:在楼下看到我露出了李亚鹏般的微笑。我汗,我寒,我倒~~~~~~ 

中午收到了一封拒信。正好,反正不想去那里,拒了我倒省去了我的许多麻烦。剩下的学校,赶紧出消息吧。 

北大杯快开始了,却听说我的主力前腰伤了,sigh。最后一次机会了,要把握住呀。

2007年3月18日星期日

惊天大八卦

今天真开心,一大早就证实了一个惊天大八卦!哈哈哈哈哈哈哈!爱情的力量是多么伟大呀,恩。在这里,不便透露两人的姓名,让他们自己偷着乐去吧!

在自习室呆了一天,学了不少PS的技术,还实战了两张照片。至于效果如何,自己看去吧。

某人回到了我们伟大祖国母亲的怀抱。尽管发春的假期只有短短一周,他还坚持要来参加组织生活。这是多么好的同志呀!如果我们每一位党员都能做到这样,那我们的祖国该是多么的繁荣富强呀!啊!

2007年3月14日星期三

开始头疼

这两天突然开始毫无征兆的头疼。说是毫无征兆,是因为我每天作息时间规律,睡眠7个小时多点,没什么烦心事,几乎不用什么脑子。即使这样,却还是开始头疼。疼得挺厉害,让我想起刚刚看过的《怀念狼》里面的烂头。真是奇怪,一边读着《永不瞑目》,一边讲堂开始放《门徒》,到底是空虚可怕,还是毒品可怕?现在呢,一边在心里想着烂头那奇怪的头疼病,一边自己也犯上了。

本以为头疼是因为睡眠不足,但是中午躺下了,却怎么也睡不着。是不是因为好久不用脑子了,最近却突然开始研究上帝是否存在的问题?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上帝一发笑,我就头疼。

今天开始做正事了。完成了最后一所学校的网上申请,搞定了申请材料,发了两封邮件。发现自己的高数都忘光了,更别提什么数理了。慢慢捡吧,现在头疼。

2007年3月12日星期一

今天似乎是考研分数公布的日子

不知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呀。blesssss所有的考研人。

今天看到本很感兴趣的书:上帝是否存在。总是和人讨论关于宗教的问题,倒不是因为我信教——作为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我是不信教的——但是我对宗教却持有宽容的态度。说宗教是精神鸦片,我觉得是言重了的。

宗教和科学一样,也是一种世界观。和所有的世界观一样,宗教对于整个世界有着一套完整的、成体系的看法。这种看法在宗教体系内,是可以自圆其说的,或者说, 是逻辑上正确的。但是总有人用科学的逻辑去批判宗教。能够证伪的才是科学,而宗教的语言恰恰是不能证伪的;可重复性是科学实验的特征,但是宗教体验却有着不可重复性。也就是说,科学与宗教对于“正确”这个概念的评判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如果非要用科学来批判宗教,是不合适的。更何况,这两种世界观根本不是相悖的。想一想,上帝的存在难道会影响电子计算机的发明吗?会影响分子、原子、电子、夸克的发现吗?

我是愿意用宽广的胸怀来容纳宗教的。宽容,就是能够与拥有不同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人和谐的相处。和谐,和谐呀!不要总拿科学说事。不能妄自菲薄,可也别把自己太当回事。谁也没比谁强多少。

2007年3月11日星期日

得开始做正事了

一直在打FM,看Death Note,读小说。大四的生活过的还真是无聊。

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呢,有一堆邮件要写,要开始学Fortran,毕业论文还没开工,打算要上的课一直懒得去上。。。所以,我决定,从今天起,开始做正事了。考虑是不是把FM卸载掉。。。

p.s.FM还真是不靠谱,连中国队都夺得世界杯了,上帝白哭了。。。

2007年3月4日星期日

正月十五

有些事情真的很神奇。比如昨天刚刚去过了Offer寺,今天早上就收到了一位教授发来的信,问我有没有兴趣跟她。作为一名信仰马列主义有着唯物世界观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我当然可以把这两件事情认为是毫不相关的偶然事件。但是,我宁可相信这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神秘的力量。这样,世界才会变得有意思。当然,这些话在组织生活的时候是不能说的,也请看到了这篇日志的某些党员保持缄默,恩。总之,今天心情很好。虽然一直对申请的事情没有怎么担心,但今天却是这么多天以来最高兴的一天。晚上和Ely以及某姐姐去西门吃了鸡翅,以及汤圆。虽然在一桌子的烧烤面前,汤圆只是点缀性的附属,但只有它寄托了所有关于这个节日的情感。

2007年3月2日星期五

今天去踢球了

这是两个月以来第一次踢球,还真累。看来Phiten并不是万能的(晚上的时候Phiten被某白痴戴走了)。晚上又看了一集Doraemon。发现这种动漫真是好,老少咸宜,男女通吃。易于理解又能调节心情。赞一个!在校内上至今还没弄到个星星,难道我真的就帅到照片一看就是假的的地步了?还是管理员被我下着了。。。其实手机拍照是非常有用的功能。数码相机的成像非常清晰,但这一清晰就出现了问题。距离产生美,模糊也能产生美。手机拍照,就十分适合那些最好模糊的人的,比如我,恩。

2007年3月1日星期四

下雨了

今天是注册校内的第一天。虽然注册校内的初衷是偷窥美女(这倒霉系统偷窥还留名),但是开张之后不写一篇日志总是不好的,把我的初衷暴露得太明显。所以就写一篇。那么从何写起呢?一般两个人见面的时候,除了“吃了吗”,谈论得最多的可能就是天气,打开一下尴尬局面。那么我也从天气说起。

阴沉了好多天,终于下雨了。虽然不大,但好歹是第一场春雨。

今天去讲堂看了一场充满幽默感的电影。虽然影片中出现了Nike的经典广告语:Just Do It,但邦德在高耸入云的吊车上躲闪腾挪,看得我心惊肉跳,想到的却是Adidas的那句Impossible Is Nothing。影片的情节紧张刺激,让人喘不过气来。邦德打开了手机,收到了女友的死前留给她信息,告诉了他黑帮头目的底细。就在邦德开着车,冲入了黑帮头目的庄园时,银幕上突然变得漆黑一片,讲堂后面的灯也起哄似的亮了起来。大家面面相觑——着电影到底是完了还是没完?说时迟那时快,已经有有识之士纷纷离座退场。骚乱持续了大约一分钟,银幕再次亮起,大家又纷纷向自己的座位跑去。银幕上,一颗子弹射中了黑帮老大的右腿,老大在地上挣扎着,镜头向上摇,邦德举着一把冲锋枪,吐出了经典台词:
My name is Bond, James Bond.

The end。

Emma午睡醒了之后的第一句话是:“今夕是何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