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4日星期日

正月十五

有些事情真的很神奇。比如昨天刚刚去过了Offer寺,今天早上就收到了一位教授发来的信,问我有没有兴趣跟她。作为一名信仰马列主义有着唯物世界观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我当然可以把这两件事情认为是毫不相关的偶然事件。但是,我宁可相信这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神秘的力量。这样,世界才会变得有意思。当然,这些话在组织生活的时候是不能说的,也请看到了这篇日志的某些党员保持缄默,恩。总之,今天心情很好。虽然一直对申请的事情没有怎么担心,但今天却是这么多天以来最高兴的一天。晚上和Ely以及某姐姐去西门吃了鸡翅,以及汤圆。虽然在一桌子的烧烤面前,汤圆只是点缀性的附属,但只有它寄托了所有关于这个节日的情感。

没有评论:

今天气温零下了。从教室出来的时候,Emma说:“我戴了帽子、围脖和手套,好暖和呀!”然后看了看我:“爸爸你怎么什么都没有呢?”说完就把帽子围巾摘下来要给我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