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0日星期四

偶像的倒掉

没有人想到乔·帕特诺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执教生涯。84岁的帕特诺在家里接到了校董会的电话,内容是简单而冰冷的“你被解职了”。我们不知道帕特诺是怎样用颤抖的手放下了电话,怎样把自己被解职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妻子,两个人又是怎样的互相安慰。就在他家的窗外,支持他的学生还在高喊着帕特诺的名字,但他已经不再是宾州州立大学橄榄球队的主教练了。


大满贯。409场胜利。两次全国冠军。五个赛季不败。美国大学体育联盟橄榄球第一级别比赛获胜次数最多的主教练。乔·帕特诺的纪录至此戛然而止。他甚至没有机会和自己的球员道别,更没有机会向所有宾州州立大学的球迷告别。六十多年了,他习惯了每天从自己在校园内的住所走到体育场,现在突然改变了,他说需要适应一下子。改变了的又岂止是他自己。多少高中橄榄球队员因为乔·帕特诺的名字而选择了宾州州立大学橄榄球队;多少学生为了乔·帕特诺和他的球队而选择了这所大学。在这座到处可以看到帕特诺的画像的大学中、在这座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图书馆的大学中,他是球员们的精神领袖,他是学生心目中的英雄偶像,他就是宾州州立大学。而如今,球队没有了精神领袖,学生们没有了英雄偶像,宾州州立大学也陷入了危机。

就在这一天早上,乔·帕特诺向他的队员们宣布了自己将在赛季后离职的决定。他的队员们说,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老爷子哭。球队还有最后一场主场比赛,常规赛还有三场比赛才结束,帕特诺要履行好自己主教练的指责,他还想带领着自己的队员和教练们带着尊严和决心结束自己的最后一个赛季。可是校董会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们不愿意看到最后一场主场比赛变成“乔·帕特诺之战”,他们不愿意听到全场十万名球迷齐声高喊帕特诺的名字。也许一想象到帕特诺会在赛后被自己的球员抬起来接受球迷的顶礼膜拜的场面,校董们就坐立不安。的确,案子还没有宣判,帕特诺也没有受到陪审团的指控,在法律的审判庭上他是无罪的。但是在道德的审判庭上,他已经被判有罪。

这是一个把教会球员做人比教会球员打球看得更重的人。这是一个把球员的学习成绩看得比竞技成绩更重的人。60多年了,他一直遵循着他父亲当初的教诲,用自己的行为给球员们一些好的影响。在他看来,对他的最大肯定不是胜利的场次、奖杯的数量,而是每一个球员都会说,自己在离开宾州州立大学时,成为了一个更完善的人。正因如此,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才更让人觉得惊讶和惋惜。帕特诺在个人声明中说:“现在回过头来看,我当时应该做得更多。”这里也许有对当时未能获悉详情的遗憾,有未能采取更多措施的懊悔,还有对受害者的忏悔。可惜人生只能经历一次。帕特诺的内心也许永远都无法平静,会受到良知的煎熬。帕特诺对他窗外的学生说,他每日都会为那些受害者祈祷,也希望学生们都为受害者祈祷。他的余生都将会在忏悔和祈祷中度过。


一段传奇的经历没能得到一个完美的句号。今后每一本帕特诺的传记都会以这样的话结尾:帕特诺在2011年因为涉嫌在性侵儿童案中包庇嫌疑犯而被校董会解职。体育场外,无数学生聚集在乔·帕特诺的铜像旁守护他的塑像。但在无数人心目中的偶像已经倒掉了。

Emma午睡醒了之后的第一句话是:“今夕是何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