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8日星期一

第一次去酒吧

星期五半夜和美国同学一起去酒吧玩。

美国人聚会时娱乐项目比较单调,找一个大家喜欢的酒吧或者咖啡馆,往沙发上一躺,然后开始聊天,就算是最为流行的hang out方式了。比如How I Met Your Mother里面,大家就都是在酒吧里聚的,居然还影射Friends说“发生在酒吧里的故事可比发生在咖啡馆里的故事有趣多了”。其实这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完全比不了中国人每逢聚会必要进行打麻将、打扑克、唱卡拉OK等高级娱乐项目。

但是我还是和他们一起去酒吧玩了。

和在电视里看到的不一样,恩,没有看到有人像Barney和Joey那样搭讪美女。但酒吧里面的hot girls还是很多的。虽然是冬天,还是有不少身材曼妙的女生身穿各种低胸露背装。帅哥Ethan小朋友给我们买了Fish Ball,杯子长得像个鱼缸一样,里面盛满了蓝色的液体。喝起来带着甜味儿,但喝多了也醉,而且舌头也是会变蓝的。

然后就是和他们一起侃大山。Ethan同学讲了这样一个段子:话说万圣节前夜,大家都在奋力为第二天截止的作业奋斗。Daniel同学也在发奋冥思苦想,但他想的是明天上课的时候应该化装成什么。终于,凌晨2:30,他计上心来,于是驱车赶去沃尔玛。彼时沃尔玛的工作人员正在清理垃圾,大牛同学管他们要了一个纸壳箱子,拿回家来继续奋斗。万圣节那天大牛同学迟到了。当他走进教室的时候,马上吸引了全教室人的目光,并引来笑声无数。当时我想的就是一句话:太有才了!具体的化装请参阅下图(有不理解此装束者请翻阅任意一本流体力学入门教程应力张量部分)。其时,他还带了一顶帽子,上面装了一个小箭头,指向z轴正方向。
后来他们大概还讲了一些段子。比如我知道大牛同学喝高了以后模仿各位教授讲课。但其余的我记不太清楚了。我说了那种蓝呼呼的东西喝多了也醉的。虽然我没醉,但还是有点上头,恩。

2008年1月25日星期五

中国胶济铁路动车组撞死18名工人

转载自BBC中文网|中国报道

中国胶济铁路动车组撞死18名工人

中国官方媒体星期五(1月25日)报道,山东胶济铁路发生严重事故,18名铁路工人被高速列车撞死,另9人受伤。

这起事故发生在星期三(23日)晚间,当局没有说明为何延迟了两天才公布。

从北京站开往青岛市四方站的D59次动车组列车星期三20点48分驶至胶济线安丘至昌邑区间时,撞上了线路上的维修人员。

遇难铁路工人来自中铁十六局。初步调查结果称,维修人员原定当天22时起进行线路拨接工作,并从21时起在施工范围内实施临时限速每小时45公里。

但是有关人员擅自提前在20点40分进入施工路段,结果与正常运行的D59次列车发生碰撞。

当时,D59次电动列车正以时速120公里运行。车上乘客和乘无人员没有受伤。

中铁十六局集团一名发言人接受法新社采访时称,事故现场在下大雪,天气恶劣,使他们无法取得详细信息。

胶济线铁路运输似乎没有受到这起事故影响,中国铁道部表示将尽快查明事故原因,追究责任。

目前中国正席“春运”时期,铁道部此前预计,春节前后将有1.79亿旅客经由铁路往返全国各地。

近日中国多处受到大雪影响,道路和航空交通受严重影响,加重了铁路系统的压力。

中国国家安监总局日前公布,2007年中国铁路事故死亡人数下降了45%,即2595人。按此推算,去年全国死于铁路事故的人数仍超过3100人。

2008年1月24日星期四

我还是一个矫情的PKUer

虽然我没把这个习题课太当回事,但它显然是十分重要的,要不然副系主任不会在我刚刚给学生上完一次课的时候就把我找来问我的感受。

至少上个学期的英语课没有白上,让我一不小心就成为了Penn State气象学系第一个给学生上课的国际助教,虽然仅仅是一个习题课。如果这个学期结束以后,我的表现证明国际学生一样可以作为助教给学生讲课的话,系里面就可以更多的考虑来自中国、欧洲的学生的申请。Eugene一再和我强调这一点,我说,I will try my best。

Eugene又问起我一个来自北大的申请者的情况。我便开始给他讲北大是中国最好的大学。尽管有人说华北最好的学校是北大、华南最好的学校是南大(我们系里除我之外的中国学生全都来自南大,或者南京气象学院),但其实从全国范围看,最好的学校是北大和清华。Eugene显然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评论——这些南京来的学生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于是我给他讲中国的高考制度,讲只有那些分数最高的学生才能进入北大清华,讲北大有中国最好的文科和理科院系,讲我在高中时从没想到会遇到那么多优秀的学生,讲我到了北大之后才知道原来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天才。Eugene不停地笑,他说他会把这些告诉南京来的那些学生们,听听他们怎么说。我也笑了,我说“That's the truth.”我还说“I'm very proud of my university.”Eugene说:“I can tell.”

所以,我还是一个矫情的PKUer。

2008年1月14日星期一

我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隔壁那个打游戏也要把重低音开到贼大声的男生似乎不回来了,但是对门的重低音愈加浑厚。美国人也在建设节约型社会,虽然晚上不关灯不关电脑,但是盖起房子来是很节省材料的。墙板都是木头的,门缝能飞进虫子来。站在走廊里面,谁家在看电视,谁家在听音乐,谁家在聊天,了如指掌。回到家里关上门以后,走廊里有点脚步声都听得一清二楚,就更别提有男男女女打情骂俏了。重低音的穿透力显然更强,门板墙板都跟着节奏high起来了。

今年无论如何搬离这里,找个安静地方住,恩。

2008年1月9日星期三

安全带新发明

在“煎蛋”上看到的好玩儿的图——安全带新发明;据说如果正确安装,此安全带可以减少45%的交通事故。不知道这个发明是否只是恶搞,但是对于它减少45%事故率的作用我深信不疑。很不厚道地想起一对couple。每一次坐他们的车都可以免费欣赏对口相声,当然相声的主题就是副驾驶批评驾驶员的驾驶技术。这显然对驾驶员没有任何帮助,反而让他(或者她)分心走神,所以每一次坐他们的车我也都提心吊胆。如果哪一天这种安全带真的上市了,我一定要推荐给他们。

上午去Eugene的办公室找他。一对一的跟健谈的人讲话时是很痛苦的事情,我的思绪常常不知飞到什么地方去了。于是我就一直盯着他的眼睛帮助我集中注意力。突然发现Eugene把眼睛瞪得很大,眼球几乎要突出来了,搞笑得很,于是就有走神了。但是讲话的精神我是领会了的,就是从这学期开始,给50多个人的本科生班讲习题课。而且似乎——如果我没有因为走神儿听错的话——我是大气系第一个真正讲课的国际助教。

名字

星星叫做“一闪”。刚刚学会唱《小星星》的时候,星星的全名叫做“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后来简化成了“一闪一闪亮晶晶”,最后终于变成了“一闪”。 空气加湿器叫做“冒气儿”。 企鹅叫“waddle”。鸭子叫“嘎嘎”。斑马叫“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