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1日星期四

2006年11月3日星期五

很忙很忙,快期中了!都大四了居然还有一门期中考试。。。这么忙了还要爬上来,就为了说一句:

《夜宴》的音乐真好听!

强烈推荐!另外:“该留言为悄悄话”是啥意思?难道留言的内容就是“该留言为悄悄话”??不解中。。。

2006年9月6日星期三

还有一件喜事

今天搞定了所有的风玫瑰、廓线图和日变化图。

2006年8月22日星期二

送呀送呀送花了!

好久没更新了,这些天一直忙着处理数据。本来想使用现成的,可突然发现了很多问题,于是只好自己重新来过。

经过我的不懈努力,终于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数据已经处理了十分之一了。不过好消息是用来处理数据的程序都已经编好了,以后的工作就快多了。

恩,为了表达很久没有更新的歉意,特意送大家一朵花。

这朵花可有一个很漂亮的名字呢:风玫瑰,wind rose。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感觉呀?哈哈!

很晚了,睡觉去了,明天还要继续工作呢。

2006年7月26日星期三

看到北大最近的图片,心疼呀!

北大总是被各种媒体拿来说事儿。高考的时候被拿来说事儿,录取的时候被拿来说事儿,大学排名的时候被拿来说事儿,谁知道现在已到了旅游旺季,居然也被拿来说事儿!

写一篇抨击北大禁止游人参观的文章很简单,根本用不着去采访,甚至连具体情况都不用了解,在电脑前噼哩啪啦一顿打字就行,反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无非就是说,什么牛津剑桥都是免费参观,你北大凭什么比人家还横?再说了,北大也是纳税人的钱修的云云。这让我想起了未名上某人的一句妙语:人民大会堂也是纳税人的钱修的,你到那儿撒泡尿试试?

每到旅游旺季的时候,我在校园里根本都不敢到未名湖边去转。倒不是怕被如织的游人踩死,实在是怕看到被他们糟蹋的校园会心痛。石像全都被擦得锃亮,西门的草坪被当作了野炊的场所,未名湖里漂浮着各式各样的塑料袋。游人们拍拍屁股走了,生怕草坪给他们的裤子上留下半点痕迹。可是他们给北大留下的垃圾,谁来收拾呢??

我心疼呀!!!!

如果大家都能爱护校园的环境,维护校园的正常秩序,我想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不会对有人说一个不字的。但是去北大看一看吧,看看我们的圣地被糟踏成什么样子了?北大凭什么要让你们进来参观??

我举双手双脚赞成学校限制游人的做法。为了我们的校园,放北大一条生路吧!

2006年7月19日星期三

开始科研!

今天去图书馆借了一摞书回来,Linux、Matlab、边界层。。。正式开始科研!!!

2006年7月18日星期二

云南照片

从云南回来这么久了,甚至都已经回到家里了,可还是很懒,懒得写字,懒得贴照片。今天克服一下,贴两张照片上来吧。

第一张是在雪山,骑牦牛。。。
下一张是在石林。石林真的是人山人海,想找个照相的地方都难。
最后一张是在我们学校,hiahia,西南联大的旧址,看看是不是有点老照片的意思?

2006年5月31日星期三

与G斗,其乐无穷

首先总结一下这几天发生的大事:
  • 终于下定决心买了一对袖扣,六边形的,看上去像个螺丝钉。
  • 参加了巴赫和黑猫的婚宴。
  • 大气物理的最后一节课上完了。
  • 大气物理实验彻底结束了。
  • 臧充之GG回来了。

欧麦高,时间过得真快呀,一不留神,快考G了。今天做了一套模拟,因为里面很多题以前都见过,结果是:

V:690,M:800

如果我的G真的考到这个成绩,让我干啥都行呀!

天气很热,决定从今天开始去泡自习室,反正有空调。

2006年5月27日星期六

我被麦当劳忽悠了

忽然想起来McDonald's赠的ebay优惠券就快到期了,马上到ebay上买了个袖扣,却发现根本没有任何优惠。

我被McDonald's忽悠了!

更郁闷的是,因为没有优惠,所以这两件东西我不打算付款了,还会被ebay警告。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

万一掉了一个,估计也是第一口没咬到馅,第二口就咬过了的。

2006年5月26日星期五

随便说说

在物理学家的眼中,世界是和谐而美好的。

芙蓉姐姐是误差。

2006年5月23日星期二

我跟安南挥手了!!

上课回来走到大讲堂前的广场,被保安赶了出来,正在诧异,就看到讲堂悬挂着横幅,赫然写着“欢迎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访问北大”的字样,又看到许校长走到广场的入口处等待迎接贵宾,恍然大悟。讲堂的广场被警戒了,学生不许入内。

这可是百年一遇的,不能错过,于是就走到了三角地那里等待安南。

果然,几分钟之后,一辆加长轿车跟在两辆开道车后面驶了过来,瞬间一撮人围了上去。短暂的寒暄之后,在一撮人的簇拥下走向讲堂。只见安南身材与许校长相仿,身着一身黑色西装,系一条红色的领带,花白的头发。表情没看清,因为实在是太远了,而且他也忒黑了点。走在广场上的安南忽然发现三角地这边有一群学生围观,便向这边挥手示意!我也马上也向安南同志挥手,还一边喊着:

我跟安南挥手了!!!

他霎时满面春风,定是听到了我的呼唤。咱也是跟秘书长说过话的人了!

不过还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符。一个中年男子趁警卫不备,拿着一叠传单冲进广场,一边跑一边向天上扔着传单,还一边喊着:“我抗议!我抗议!”汗。。。刚刚还在看热闹的警卫马上扑上来在他接近安南等人之前把他按住了,没造成更恶劣的影响。唉,影响北大形象呀!

安南同志的到来让我精神百倍。开始读paper。。。

2006年5月21日星期日

世界真小

开始做另一篇实验报告。

中午去了海底捞,报告dz和nardi。

晚上周X忽然跟我提起了wyd。世界真的很小呀。

想起了高中的时候,想起了团委学生会,想起了很多很多事情。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发现我自己不适合从政。我可以做好一个班长,但是我不会取悦老师,也不愿意去取悦老师。结果不言而喻。记得我高一的时候还说我的理想是一个政治家,等到了高二,就再也不提了。这叫做长大吗?

现在再想起来这些事情,有些好笑。毕竟高中时候的勾心斗角还都是些小儿科。但后遗症已经留下来了,就是我只愿意做一个班长,却把学生会叫做**组织,此外,就是被某些老师。。。算了,不提了。

世界应该是简单纯粹的。

2006年5月20日星期六

今天很爽

这个赛季第一次看了长春亚泰的比赛,主场对北京现代,4:1大胜对手,让我心情大爽!虽然这场比赛亚泰打的不是特别好,但是前场的进攻还是不错的,传递很默契,线路也清晰。再加上几个攻击手的个人能力,现代真的很难抵挡。照这样打下去的话,前途无量呀!

晚上写完了大气物理实验的实验报告,没想到测量的误差那么大,真是该死。不过好歹写完了。
看了看朴树的贴吧,赫然发现一张他穿着粉衣服的照片,贴出来给大家看一下,顺便发一张自己的对比一下哈!

好久没更新了,上来发发牢骚

昨晚百事杯五人制抽签,我们抽到了B6,直到抽签结束对手B5的位置一直空缺。负责人说如果有球队抽到会在晚上11点之前电话通知。

一夜无事。

早上10:30,忽然接到百事杯的电话,责问我为什么不去比赛。我说昨天抽签结束的时候对手的位置是空白的。他说不是,对手是什么“疯狂假日”,组委会抄名单的时候就一直有。

TMD!什么世道?

早知道我就真的把队名起成“我只喝可口可乐”了。

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牢骚完毕。

P.S.我们的队名是“无极”。

2006年3月25日星期六

热身赛

今天和数学热身赛,也是第一次试验4-3-3的阵形。守门员是向对方借的,右后卫如是,左后卫尹波,中后卫李诣和俞燕明,三个后腰是魏庆,李志强,刘奇航,左边锋雍欣,右边锋周普天,我是中锋。

打得还不错吧,虽然1:3输掉了,但是有几次机会。我又一次单刀,大力抽射打高了,几乎是和上一场对信科的热身赛的同一位置,也都是右脚的外脚背抽射,汗。。。还有一次中路接魏庆的传中,差了一步。还有一次左路的快速突破,回敲给门前无人防守的魏庆,被他浪费了。不过我们的感觉打出来了,后腰抢断后直接走两个边路,然后传中,或者是交给中锋过渡后再分边。

也有一些问题。前锋分担了不少防守的任务,对体力要求更高了。前锋身后也总是空的,对方后腰可以非常舒服的拿球。魏庆太固执了,真应该想个办法说服他。

2006年3月18日星期六

开门红

这是我第一次作为物理学院足球队的队长带领院队的比赛。

不错不错,第一场比赛就赢了,虽然只有1:0,不过还是很开心的,特别是还进了个球。

上半场自己打得有些靠边路,好久不打双前锋了,有些找不到位置。我的机会也不多,只有一次在左路的射门,可惜被门将扑出去了。下半场好了一些,更靠近中路了,机会也多了。那脚射门真是不错,哈哈!今天打了几脚那个角度的射门,都挺顺,不过进的那一球确实漂亮,我也挺吃惊的。左脚的凌空抽射,势大力沉,守门员根本没来得及扑救。虽然算不上我大学阶段最漂亮的进球,也排的进前几名了。其实还有一次在右路的机会,可惜体力下降了,没调整好步伐,打得太歪了。。。最后阶段的两次换人还算准确吧,但是李志强换金文涛值得商榷,当时有些保守了。其实最后阶段还是有机会的,如果不换人或许还能扩大比分。我自己的回防还不错,依靠头球的优势两次解围,又看到了自己打后卫的潜质。

也说说其他人的表现吧:
  • 尹波,没受到什么考验,表现依然稳健;
  • 如是,上半场打得着实是不好,明显不适应右后卫的位置,头球也经常失误,不过下半场还不错。老毛病,踢球不抬头;
  • 周杰,虽然偶尔漏球,不过他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在最关键的位置,给后卫线提速不少。几次传接也相当到位,让我刮目相看,哈哈;
  • 魏庆,被diegowang点名表扬了,后卫线的定海神针,身体优势明显,但是绝对不能前移;
  • 李诣,刚开场的时候明显有些紧张,不过随着比赛的进行,一对一防守的优势显露无余,是可塑之材;
  • 刘奇航,脚下技术真是好,几次塞球也不错,还助攻一球;
  • 雍欣,今天表现得一般,没有以前的神勇,突破也不够犀利,不过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 练子淇,猛,实在是猛,开场不久就狂奔40米射门,防守也很拼命,还有一次舍身堵枪眼;
  • 周普天,表现令人失望,身体的劣势太明显了,基本无法正常的控球传球,下半场的几次机会又因为体力不支给浪费掉了;
  • 金文涛,脚下技术不错,可是似乎还是心理有问题,有些包袱吧,几次做球都蛮好的。

本场统计

进球:本人 1
助攻:刘奇航 1
黄牌:本人1,练子淇1

2006年2月28日星期二

屁股疼

每天坐在椅子上的时间估计要超过十个小时,于是屁股开始抗议了,用痛苦提醒我它的存在。好在明天可以踢踢球,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

今天有人为组织生活请假,理由是星期五有GRE机考。我狂ft,于是说了我不赞成之类的话,逼得他改主意了。。。

恩,今天还做了什么?看了点desperate housewives,写了issue和arguement。

哦,足球周刊的封面是Kaka,封二是CR,哈哈,真应该买来看看!

2006年2月26日星期日

昨天踢了一场比赛,今天腰酸背痛,还要继续准备机考。有一些东西是很变态的,比如GRE机考,但还有一些更变态,比如说在十天之后就要考GRE机考。

今天写了两篇Argument和一篇Issue,感觉似乎不想一开始的时候那样困难了,不过还是把握不好时间。而且,其实还有很多的问题。我总在想,到底是我的思维和ETS不同,还是ETS的思维与普通人不同,或者我的思维和ETS不同并且ETS的思维和普通人的也不同。说不上哪种可能性会让我更安心一点。

还看了不少的HP5。看书就是个好事情,可以随便向后翻,窥探一下未来的结局。这么说来,下载个视频看也不错,可以无限的拖动滑块。总之最不好的就是看电视或者看电影,要被别人控制着节奏和情绪。

越来越烦那个女人了,唉。真不知道这该是她的悲哀还是我的悲哀。什么时候我要是当了个小官,手里有了点权力,不会也像她这样吧?

就在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CR正在面对Wigan的球员肆意的炫耀自己华丽的脚法。Flamboyant。对了,忘了说,这是联赛杯的决赛,恩。打到这里的时候,小犊子已经进了个球!曼联必胜!

2006年2月25日星期六

第一次训练

今天是球队的第一次训练,和数学打热身赛。去了13个人:魏庆,于寰,江涵林(貌似是这样的),岳巍,周普天,尹波,金文涛,王晨晖,王烨,如是,王维康,李诣,还有我。结果和每次对数学的热身赛一样,又输了,1:4,不过还是有几处亮点的。李诣不错,虽然才大一,但是抢截能力很好,就是显得有点毛躁,很有培养价值;周普天拿球分球还是那么好,不过今天雍欣和刘奇航都不在,难为他了;金文涛让人眼前一亮,开场后的拼抢很积极,还有一次单刀,可惜打高了,不过进攻欲望很强,应该能打个很好的替补;魏庆今天进了个球,拼抢不惜体力,位置感还是差那么一点;王晨晖怎么说呢,打得不太好,有点粘,分球不及时,带球成功率又低,要想打上主力,还要学习很多东西;王维康还是有潜力的,我觉得他的问题关键是心理压力比较大,经常出现无谓的失误。自我检讨一下吧,今天打得一般,有两次单刀都刚好赶在左脚,都打偏了。以前感觉左脚射门的技术还不错,现在看来还需要加强。不过有将近三个月没有踢球了,作为恢复状态来看,还是不错的。在右路还有一次连续的突破,一个高球下来之后没有停球,穿裆过了第一个后卫,又人球分过过掉第二个,右脚打门,可惜被守门员鱼跃扑出去了。嗯,还要继续向董方卓学习。院队的问题还很大,每次来的人都不多,而且人员不固定,这对大家的配合不利。应该考虑整顿纪律了。雍欣和刘奇航今天也没来,今后两个中场绝对主力不在,也看不出什么头绪,希望下次能凑齐。今年的北大杯似乎要贯穿整个06年,打大联赛。这样的话,比赛场次会很多。嗯,期待一下。

名字

星星叫做“一闪”。刚刚学会唱《小星星》的时候,星星的全名叫做“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后来简化成了“一闪一闪亮晶晶”,最后终于变成了“一闪”。 空气加湿器叫做“冒气儿”。 企鹅叫“waddle”。鸭子叫“嘎嘎”。斑马叫“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