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星期四

声调

Emma有鼻涕了。
妈妈问:“要擤鼻子吗?”
Emma说:“不擤,擦。”
妈妈说:“行。”
Emma就哭了。

味道

Emma说爸爸是baked potato味道的,妈妈是tomato味道的,Emma是apple sauce味道的。

2017年9月12日星期二

名字

星星叫做“一闪”。刚刚学会唱《小星星》的时候,星星的全名叫做“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后来简化成了“一闪一闪亮晶晶”,最后终于变成了“一闪”。

空气加湿器叫做“冒气儿”。

企鹅叫“waddle”。鸭子叫“嘎嘎”。斑马叫“大马”。

2017年7月24日星期一

Emma午睡醒了之后的第一句话是:“今夕是何年?”

2017年5月26日星期五

学语言

看小朋友学语言实在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自打十一个月上幼儿园起,Emma就学会了cup(杯子)和bottle(瓶子)这两个词——凡是用来喝水的就是“杯子”,用来喝奶的就是“瓶子”。结果有一次我们用平时给她装水的杯子装了奶,她居然愣住了,不知道该管这个容器叫杯子还是瓶子了。

凡是走路的禽类,就是duckie(小鸭子),只有飞着的才是birdie(小鸟)。如果一只小鸟飞着飞着下来走路了,也就从birdie变成duckie了。

Emma先学会了管青菜叫“菜菜”,结果出门见到草地也叫“菜菜”。后来学会了leaf(树叶),又回头管青菜叫leaf了。

从“剥虾”、“剥橘子”的词组中学会了“剥”这个字。有一天看到我拿着一堆信走进来,就高高兴兴的喊:“Emma帮你剥!”

2017年5月19日星期五

Yellow

Yellow在哪里呀?
Yellow在这里呀!
叔叔拿着它,
别把它掉了。

2017年4月28日星期五

语言的感染力

都说东北话是最有感染力的语言。虽然并不说东北话,但是作为一个出生在美国东北的、两个中国东北人的小孩,Emma的语言一样有感染力。

Emma去了幼儿园以后,发现很多东西在幼儿园和在家的名字是不一样的。比如喝水的杯子,在家叫“杯子”,在幼儿园老师却管它叫“cup”。于是Emma干脆把中英文合二为一,开始管杯子叫“卡杯”。结果从那以后,爸爸妈妈也开始学着管杯子叫“卡杯”,爷爷奶奶叫“卡杯”,连茉莉姐姐和她爸爸妈妈也管杯子叫“卡杯”了。

幼儿园教室里的墙上有每一个小朋友家里的全家福。老师说Emma总会指着我们的全家福喊“爸爸妈妈”。每次我去幼儿园接她,Emma也会指着我大声的跟自己的小朋友说“爸爸爸爸”。久而久之,她班上的小朋友看到我就喊“爸爸”。突然有一天,Emma在幼儿园不再喊“爸爸”了,开始喊“daddy”。结果就是每一天我一去幼儿园,一群说英语的小朋友喊着“爸爸爸爸”,唯一会说汉语的Emma却喊着“daddy”。汉语对外教育的希望原来在小朋友们的身上。

声调

Emma有鼻涕了。 妈妈问:“要擤鼻子吗?” Emma说:“不擤,擦。” 妈妈说:“行。” Emma就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