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4日星期一

小眼睛

你走了之后,就变成了一个传说,因为没有人会相信在State College真的曾经有过那么小的一双眼睛。

我还是会想起来第一次见到傅静的情景。那是在我踏上美国国土的第一天,在从华盛顿飞往State College的飞机上。隔着过道坐着的就是她,穿着一件“千里大造林”或者是“万里大造林”之类的T恤衫。在异国的土地上,或者说是飞机上见到了自己的同胞,总会感到很亲切,何况又只隔了过道,我就向她微笑了一下。她也向我微笑了一下。但后来问起她时,她显然不记得自己的这个微笑了。

她不记得的微笑还有很多。所以你就知道她其实只不过是习惯微笑而已。这说明她是很善良的。傅静善良到有一些自虐,把别人的快乐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之上。她的状态经常是帮她妹买饭、帮舅姥姥买菜,或是帮XXX做XX。虽然她很是拎不清事,不能真正地帮人排忧解难,但至少由此可见一颗赤诚之心。甚至直到要离开美利坚的国土,她还想着怎样能够让万恶的资本家房东少一些由于自己离开而造成的损失,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中国人民的高尚情操。

傅静也会爱装小太妹。很得意自己戴着墨镜敞开衬衫自拍的照片(别误会,敞开的衬衫里还有好几层的T恤)。所以她也只是装而已,因为她总会觉得自己的衣服穿得太暴露,即便是一件领口袖口都很紧的T恤衫,她也总想着在外面套上一件套头衫,即使是在夏天——怎么会有小太妹觉得自己穿得少的呢?她还会学人家说“屁勒!”只不过表情腼腆了一点,而且说完之后倏地就脸红了。

但傅静也是很勇敢的。这不仅体现在她可以站在凳子上高唱信天游“拉手手,亲嘴嘴”。她可以在八卦不断、人潮如织的脏兮兮的中国餐馆前台给客人盛饭菜、倒垃圾,赢得了“祥龙之魂”的美誉。她可以为了带妈妈旅游,一个人开车在美国高速上驰骋。而就在大概一个月前,她还是一个开车必须低于限速、高速公路上25迈过弯、不会看路牌的菜鸟。她也可以一个人飞来飞去,笔试、面试,从不自信到自信,为自己赢得了一个足以使自己成为“小富婆”的工作。

她做出的最勇敢的决定就是回国。祖国母亲六十大寿喊她回家吃饭,她就在完成了带着妈妈游览美国的愿望之后,义无返顾地、一穷二白地回国。这其实并不简单,以后的日子有太多太多的未知数。她要追寻着幸福的气球回到中国,但气球随时都会噗地一声破掉。幸福其实也可以很简单,眯起眼睛笑就很幸福了。而对于你来说,甚至都不需要眯起眼睛,只要笑一下就是幸福了。

一路平安,小眼睛。永远幸福。

Emma午睡醒了之后的第一句话是:“今夕是何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