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31日星期三

与G斗,其乐无穷

首先总结一下这几天发生的大事:
  • 终于下定决心买了一对袖扣,六边形的,看上去像个螺丝钉。
  • 参加了巴赫和黑猫的婚宴。
  • 大气物理的最后一节课上完了。
  • 大气物理实验彻底结束了。
  • 臧充之GG回来了。

欧麦高,时间过得真快呀,一不留神,快考G了。今天做了一套模拟,因为里面很多题以前都见过,结果是:

V:690,M:800

如果我的G真的考到这个成绩,让我干啥都行呀!

天气很热,决定从今天开始去泡自习室,反正有空调。

2006年5月27日星期六

我被麦当劳忽悠了

忽然想起来McDonald's赠的ebay优惠券就快到期了,马上到ebay上买了个袖扣,却发现根本没有任何优惠。

我被McDonald's忽悠了!

更郁闷的是,因为没有优惠,所以这两件东西我不打算付款了,还会被ebay警告。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

万一掉了一个,估计也是第一口没咬到馅,第二口就咬过了的。

2006年5月26日星期五

随便说说

在物理学家的眼中,世界是和谐而美好的。

芙蓉姐姐是误差。

2006年5月23日星期二

我跟安南挥手了!!

上课回来走到大讲堂前的广场,被保安赶了出来,正在诧异,就看到讲堂悬挂着横幅,赫然写着“欢迎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访问北大”的字样,又看到许校长走到广场的入口处等待迎接贵宾,恍然大悟。讲堂的广场被警戒了,学生不许入内。

这可是百年一遇的,不能错过,于是就走到了三角地那里等待安南。

果然,几分钟之后,一辆加长轿车跟在两辆开道车后面驶了过来,瞬间一撮人围了上去。短暂的寒暄之后,在一撮人的簇拥下走向讲堂。只见安南身材与许校长相仿,身着一身黑色西装,系一条红色的领带,花白的头发。表情没看清,因为实在是太远了,而且他也忒黑了点。走在广场上的安南忽然发现三角地这边有一群学生围观,便向这边挥手示意!我也马上也向安南同志挥手,还一边喊着:

我跟安南挥手了!!!

他霎时满面春风,定是听到了我的呼唤。咱也是跟秘书长说过话的人了!

不过还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符。一个中年男子趁警卫不备,拿着一叠传单冲进广场,一边跑一边向天上扔着传单,还一边喊着:“我抗议!我抗议!”汗。。。刚刚还在看热闹的警卫马上扑上来在他接近安南等人之前把他按住了,没造成更恶劣的影响。唉,影响北大形象呀!

安南同志的到来让我精神百倍。开始读paper。。。

2006年5月21日星期日

世界真小

开始做另一篇实验报告。

中午去了海底捞,报告dz和nardi。

晚上周X忽然跟我提起了wyd。世界真的很小呀。

想起了高中的时候,想起了团委学生会,想起了很多很多事情。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发现我自己不适合从政。我可以做好一个班长,但是我不会取悦老师,也不愿意去取悦老师。结果不言而喻。记得我高一的时候还说我的理想是一个政治家,等到了高二,就再也不提了。这叫做长大吗?

现在再想起来这些事情,有些好笑。毕竟高中时候的勾心斗角还都是些小儿科。但后遗症已经留下来了,就是我只愿意做一个班长,却把学生会叫做**组织,此外,就是被某些老师。。。算了,不提了。

世界应该是简单纯粹的。

2006年5月20日星期六

今天很爽

这个赛季第一次看了长春亚泰的比赛,主场对北京现代,4:1大胜对手,让我心情大爽!虽然这场比赛亚泰打的不是特别好,但是前场的进攻还是不错的,传递很默契,线路也清晰。再加上几个攻击手的个人能力,现代真的很难抵挡。照这样打下去的话,前途无量呀!

晚上写完了大气物理实验的实验报告,没想到测量的误差那么大,真是该死。不过好歹写完了。
看了看朴树的贴吧,赫然发现一张他穿着粉衣服的照片,贴出来给大家看一下,顺便发一张自己的对比一下哈!

好久没更新了,上来发发牢骚

昨晚百事杯五人制抽签,我们抽到了B6,直到抽签结束对手B5的位置一直空缺。负责人说如果有球队抽到会在晚上11点之前电话通知。

一夜无事。

早上10:30,忽然接到百事杯的电话,责问我为什么不去比赛。我说昨天抽签结束的时候对手的位置是空白的。他说不是,对手是什么“疯狂假日”,组委会抄名单的时候就一直有。

TMD!什么世道?

早知道我就真的把队名起成“我只喝可口可乐”了。

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牢骚完毕。

P.S.我们的队名是“无极”。

名字

星星叫做“一闪”。刚刚学会唱《小星星》的时候,星星的全名叫做“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后来简化成了“一闪一闪亮晶晶”,最后终于变成了“一闪”。 空气加湿器叫做“冒气儿”。 企鹅叫“waddle”。鸭子叫“嘎嘎”。斑马叫“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