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8日星期五

语言的感染力

都说东北话是最有感染力的语言。虽然并不说东北话,但是作为一个出生在美国东北的、两个中国东北人的小孩,Emma的语言一样有感染力。

Emma去了幼儿园以后,发现很多东西在幼儿园和在家的名字是不一样的。比如喝水的杯子,在家叫“杯子”,在幼儿园老师却管它叫“cup”。于是Emma干脆把中英文合二为一,开始管杯子叫“卡杯”。结果从那以后,爸爸妈妈也开始学着管杯子叫“卡杯”,爷爷奶奶叫“卡杯”,连茉莉姐姐和她爸爸妈妈也管杯子叫“卡杯”了。

幼儿园教室里的墙上有每一个小朋友家里的全家福。老师说Emma总会指着我们的全家福喊“爸爸妈妈”。每次我去幼儿园接她,Emma也会指着我大声的跟自己的小朋友说“爸爸爸爸”。久而久之,她班上的小朋友看到我就喊“爸爸”。突然有一天,Emma在幼儿园不再喊“爸爸”了,开始喊“daddy”。结果就是每一天我一去幼儿园,一群说英语的小朋友喊着“爸爸爸爸”,唯一会说汉语的Emma却喊着“daddy”。汉语对外教育的希望原来在小朋友们的身上。
发表评论

Emma午睡醒了之后的第一句话是:“今夕是何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