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9日星期三

那四年——序

毕业之前,我信誓旦旦地说我要记录下北大物理足球的那四年。现在毕业已经四年了,却还未动笔,想想真是惭愧。

离开北大之后,我常常会想念大学四年的队友们。我怀念和他们一起在球场上拼搏的激动,怀念戴着袖标和我的队友们一起踏上球场的自豪,怀念胜利之后和他们一起庆祝的那份快乐,怀念球队队友之间坚固的兄弟情义。这种情感的浓度并没有随着时间而变淡,反而是与日俱增。现在我在高质量的球场上踢球、穿着最新款的高端球鞋、却怀念起在坑洼不平的土场上穿着20几元一双的京字牌胶鞋踢球的感觉。我羡慕那些继续留在北大物理的球友们,羡慕他们还能享受到那些我已经无法享受的激动、自豪、快乐和兄弟情义。这就是足球,你拥有的最美好的记忆一定是关乎球队、关乎队友的,一定是超越了足球本身的。

最近我在读加里·内维尔的自传,突然又有了记录下那四年的冲动。因为这四年里有太多故事可以讲,如果不写下来,真的对不起我的队友们。

希望我的文字能够让我的队友们回忆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二零一一年十月。
发表评论

名字

星星叫做“一闪”。刚刚学会唱《小星星》的时候,星星的全名叫做“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后来简化成了“一闪一闪亮晶晶”,最后终于变成了“一闪”。 空气加湿器叫做“冒气儿”。 企鹅叫“waddle”。鸭子叫“嘎嘎”。斑马叫“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