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4日星期四

我还是一个矫情的PKUer

虽然我没把这个习题课太当回事,但它显然是十分重要的,要不然副系主任不会在我刚刚给学生上完一次课的时候就把我找来问我的感受。

至少上个学期的英语课没有白上,让我一不小心就成为了Penn State气象学系第一个给学生上课的国际助教,虽然仅仅是一个习题课。如果这个学期结束以后,我的表现证明国际学生一样可以作为助教给学生讲课的话,系里面就可以更多的考虑来自中国、欧洲的学生的申请。Eugene一再和我强调这一点,我说,I will try my best。

Eugene又问起我一个来自北大的申请者的情况。我便开始给他讲北大是中国最好的大学。尽管有人说华北最好的学校是北大、华南最好的学校是南大(我们系里除我之外的中国学生全都来自南大,或者南京气象学院),但其实从全国范围看,最好的学校是北大和清华。Eugene显然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评论——这些南京来的学生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于是我给他讲中国的高考制度,讲只有那些分数最高的学生才能进入北大清华,讲北大有中国最好的文科和理科院系,讲我在高中时从没想到会遇到那么多优秀的学生,讲我到了北大之后才知道原来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天才。Eugene不停地笑,他说他会把这些告诉南京来的那些学生们,听听他们怎么说。我也笑了,我说“That's the truth.”我还说“I'm very proud of my university.”Eugene说:“I can tell.”

所以,我还是一个矫情的PKUer。
发表评论

名字

星星叫做“一闪”。刚刚学会唱《小星星》的时候,星星的全名叫做“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后来简化成了“一闪一闪亮晶晶”,最后终于变成了“一闪”。 空气加湿器叫做“冒气儿”。 企鹅叫“waddle”。鸭子叫“嘎嘎”。斑马叫“大马”。